修女卡西亞 Audio /14 ⍟

Title名字Audio
介紹嗯?瞧瞧是誰來了?又一個奧瑞亞的流亡者?基於我們在這所面臨的問題,我真希望他們能送一些比較...有用的人來。唉,派不上用場的流亡者就像風中的孢子一樣。

對了,我叫卡西亞。幸會。

流亡者是的,沒有錯,我,就像你一樣,是個流亡者。幾年前我抓住了聖宗的目光。我表現出了對機械藝術的高度興趣,而他為了自己所發起的高度機密計畫需要像我這樣子的人才。他想方設法以我不確定是否符合上帝計畫的方式想從古靈寶石中獲取力量。我並沒有公開拒絕他的命令;我只是....用別的方式解讀它。我打造的機器非常優秀且強大,但對於他渴求的目標來說毫無用處可言。我可能保留了一些。

不幸的是,如你所知,神主的小小損失。我因為機密問題而被流放了。並且很快的就被一個小婊子給取代。

怎麼?她{就是}個臭婊子。

取代你可能比較知道的是聖宗神主賜給她的名字--派蒂。一個由妓女轉為奇術師又轉為發明家的傢伙。至少,她希望她是。我曾見過她的作品。考慮到她能夠動用的資源來說--豪不起眼。

不是說我在忌妒。我不是,我沒有,她真的很棒。但,你知道的,發明家總是會不顧一切的被自己的創作所吸引,而派蒂看來更喜歡創作許多、許多太超過的東西。

裝置我之前曾花時間在創作許多小巧精美的機器。讓我們瞧瞧....這貨原本是設計來替水果快速剝皮和削皮的。她現在叫做「剝皮者」。

這個攜帶式烤箱比起烤箱更像是台火熱餘燼製造機。到現在還挺熱門的。

而且當然,為了保護攜帶式淨化泵的那些由我所組裝的防衛塔。這些可是我的自信之作。由那些流淌在真菌纖維中的毒液提供動力。出乎意料的強大,而且安全!非常可靠的安全。幾乎還沒有人因為意外而死亡。

毒菌我從沒看過像這樣的東西。它並沒有表現出有任何智能的徵兆、沒有明確的目標,但當泵的針刺穿真菌肉壁的那一刻,各種大大小小的生物開始從菌絲中竄出--而且牠們決不會偏離路線。

這些真菌中流淌的液體可能是那些生物被控制的關鍵...但願有什麼能從這樣的力量之中保護我們。已經有太多的事物想爭奪我們的意志,但那應是屬於神的領域。

聖宗你毫無移問地聽著我唱著些聖堂武僧的聖歌。這是除了我的穿著外,其中一個仍無法忘懷的習慣。雖然聖堂武僧有著一些...「問題」,但他們並沒一無是處。至少他們仍是在替上帝做事。以善之名,他們的聖歌真的是挺琅琅上口的。再者,唱歌能幫我保持專注。

聖宗我開始相信這些菌類有個類似核心的....好吧,「大腦」並不是精準的用詞,但差不多意思了。

這些較大範圍的株叢,這些你所找到的「凋落的地圖」,它們很有可能可以帶領我們找到凋落的原始來源。

不久之前,我相信這些是瓦爾克拉斯死亡的徵兆。真菌生長並以腐肉為食。現在呢?我確信它們是寄生蟲。瓦爾克拉斯並未死亡,但卻是瀕臨死亡,殘暴的歷史削弱了大地,並受到凋落的壓迫。

上帝已經排出了所有拼圖的碎片。我們現在只需要將這片拼圖完成。我希望你擅長解謎。

關於派蒂和神主雖然聽起來可能很奇怪,但我有點難過。我內心深處知道他們並不是好人,但他們仍是人類。我瞭解神主。我們曾一起共事。在過去的一段時間,我也曾經稱呼他為我的朋友。而派蒂則是與他的心魔交戰。

我希望上帝能夠原諒他們...和我的靈魂。

你過去所殺的善並不是我所知道的那位上帝。我的神是無私的。謙遜的。沒有錯,祂總是燃燒那些罪人,但我們之中誰沒有罪?

你等著瞧吧,流亡者。永恆會證明我是對的。

凋落之心幹得好,我的小使徒。在我們面前的正式真理的時刻。你在看哪裡?我只是比喻而已。我們將繼續努力。

在我們打擊凋落的核心之前,請確認你已經準備好面對即將發生的事情。這不是一個你死掉的好時機。而且我可能會有點想念你。

我建議你暖個身,因為接下來你可能需要跑點步。

塗抹油瓶我看到你用你那雙小髒手弄了些油起來。以神之名你打算拿那些東西做什麼?別回答我--我並沒有真的很在意,因為我的計畫比你的任何廢話還有用。

帶上幾瓶這種油給我,我會幫你塗抹在護身符和戒指上,就像傳統的神職人員那樣。這樣的祝福將解開那些深藏在你深處連你也不清楚的力量。上帝幫助那些互相幫助的,別忘了。

變異孳生看到那腫塊了嗎?不是在我身上,你--......那個子實體。那個-...那個大蘑菇。很怪,不是嗎?這東西不該有這等的規模。就像在佈道會中讚揚罪惡般的突兀。不幸的是,這只是其中一個,而且它們全都充滿了致命的劇毒液體。對任何人的生命來說都是非常危險的,但卻沒有任何人願意付出一點點的關注。儲了我以外,沒有任何人。這就是我將淨化泵連結到真菌核的原因。孢子團...那個巨大黃色的東東。

我計畫從菌絲體中抽出那些有毒液體--從那個看起來像根部的地方--通過孢子團,從而阻止它們通過這些液體茁壯成長。即使目前還找不到利用這些東西的方法,但至少不會落入危險或蠢貨的手中。

但那些菌絲體會產生反應。猛烈的反應。這就是你需要著手的事情。

我的母親曾耳提面命地告訴我們「上帝會幫助那些互相幫助的人」。雖然我很懷疑你能幫上什麼忙,但既然你沒有逃離我,我沒有更好的說法了,只能說感人肺腑。即使如此...

我這邊有一些設備可以幫助我們保護淨化泵。當你準備好後,啟動淨化泵,然後沿著菌絲部屬這些設備。接著繃緊神經,因為我猜會有更多的敵人。

變異孳生成功了!沒有上帝我一定無法成功。我想你也有幫上一點忙。別自以為是了。

唉,不過這只是成千上萬的汙染源之一。如果想把這些凋落之源從瓦爾克拉斯上一匹不留的清除掉,我們還有很多活要做呢。既然你表現的...還不錯...我相信我們應該繼續建立夥伴關係。你會知道在哪找我的。

變異孳生是我給予你保護淨化泵任務的,因此我們都知道所有的責任該由誰負責。{你}。對,你該負起保護淨化泵的責任。而它現在呈現一個恐怖的狀態。修復它可能需要數週的時間,甚至數個月。我--...噢,不,我修好了,感謝上帝。就當你幸運滿點吧。

我想,你還沒準備好。我會祈禱你快點準備好的,就像你欠我的一樣。練強一點,然後再來找我。你知道如何找到我,對吧?只要找到最近的凋落之源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