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停止 Ad Blocker 以支持我們的網站.

塔恩.奧克塔維斯 /21 ⍟

Title名字
介紹別太靠近,除非你想親身試驗一下這瓶子裡裝著的東西。我叫塔恩,一個自由之人,並且我打算保持這個狀態。

信任可不是免費的,流亡者。信任是需要掙取的,而你還沒有掙得我的信任。不過我有個東西要給你。一個機會。
鍊金術吾師稱鍊金術為「將學識淵博的人變成傻子」的科學。每個對鍊金一知半解的傢伙總是想把鉛給鍊成金子或是煉製長生不老藥,而盧肯大師也是如此。但像他那樣的人很少能近距離觀測到鍊金術的魔術--液體突然地起泡、手中突然增長的熱量、混濁的鮮豔色彩與汙濁的惡臭。躲在安全距離外,你會損失掉許多真正的知識。

實際上,鍊金術的力量並不是將一個東西轉變為另一個東西,或創造什麼狗屁奇蹟。而是提取和淬鍊。是在一片混亂之中尋求純淨。
塔恩的老師在奧瑞亞,我服侍於一位名為盧肯.奧克塔維斯的人;一個地位崇高的鍊金術師。我拜他為師,而我既是他的學徒,亦是他的奴隸。盧肯的作業需要處理極度危險--通常是非常滾燙--的素材。不是那種只有四肢發達的傢伙做得來的。如此一來,像我這樣的奴隸便能夠直接從中學到一些鍊金術的眉角。

至於盧肯,他...並不像他所描繪的那個自己。他比所有我處理過的素材還要更加危險、更加易爆、更加不穩定。在外,他表現的一副充滿父愛且和藹的樣子。但在家裡,他只剩下暴力與色慾。

對於他身上發生的事情我並不後悔;我只對於我所扮演的角色感到後悔。
流亡者你能想像到底有多少無辜的男男女女被放逐?我們在此流亡,因為我們充滿暴力,因為我們違反了那塊土地上的律法。

我殺了吾師。對於他的死我並不後悔,我只後悔那是我親手所為。吾師是一位有著黑暗傾向的病人。一種精神上的疾病並且沒有任何鍊金術可望治癒。並且他將那樣的疾病傳染給了我。

在那天之前我從未如此暴戾。直到那天,我都無法揣摩為什麼一個人能夠奪走他人的生命。但盧肯從我身上抽取出了超乎我所能想像的怒火。它征服了我。將我逐出了我的身體。在我恢復意識時,我的師父已經死了。

那樣的憤怒,那樣的黑暗仍存在我身體裡,流亡者。而這就是我們在這裡的原因。
催化劑在鍊金術中,有些變化是幾乎一瞬之間的,但另一些則需要耐心。這或許不值得驚訝,但像是鍊金這種追求奇幻目標的職業並不吸引那些最有耐心的人們。也因此,催化劑被發明了--那是一種可以加速轉換過程但不影響結果的添加劑。

你可能會發現這些添加物可以用於找出,例如,某些既有材料中所藏著的特定潛能。而這種事情可能是需要很多年時間的。
目標我給你的任務非常危險。面對深藏在生物之中的殘酷,提鍊並展示他們,這是一個我無法指望任何人的任務。但這就是我所給予你的任務。因此你可能會想問,我追尋隔離這些黑暗的目的是什麼?

我曾經認為這只是一種遍佈在瓦爾克拉斯上的腐化病徵,但現在--現在我相信這是更加原始更加普遍的東西。一個迄今為止仍未有人知的屬於我們的元素。越是理解它便越能完整的理解生命。這還不夠嗎?

非常好。這個故事還長得很,需要花更多一些時間。
預視我們使用死體的血肉召喚黑暗的創物。我們破壞那些血肉,將深存於其中的惡意抽取出來,並使之成形。我所冀望的是,總有一天,我們能夠反過來--破壞那些黑暗並保持那些血肉不受任何傷害。

為此,我弄到了一個稀有的靈水--在這世界上再也沒有像這樣的東西了。人類最純粹的本質;一切的意圖和意象,它的靈魂。這個個體超乎常理,或我所知的殘酷,雖然並不是毫無憐憫之心。這個靈水強健的足以注入到任何擁有相同殘酷性情的實體中,並賦予其新生命。

現在,想像我們可以摧毀黑暗。那麼這個殘酷的靈魂能被淨化嗎?它能夠不僅僅是死而復生,還能夠從被詛咒的絕壁之外拉回來嗎?

那正是我真正的目標。
關於派蒂吾師對像她那樣的聖堂精英的詭計並不陌生。我反倒覺得她很親切。我們都放棄了原本的名字,儘管她是自願的。我們都渴望通過自己的雙手做點什麼。但讓我感到疏離的是她出名的原因。我可以理解她對於知識的渴望,但我無法寬術這種獲取知識的手段。

如果她真的在她垂死之時嘗試著贖罪。那麼這便為我們對於黑暗的探索投入了一道有趣的曙光。或許正是我們的求生本能驅使我們行善,壓抑我們的原始衝動...畢竟我們的行為在死後仍將流傳。
娜瓦莉離她遠點,流亡者。一個可怕的夜晚,吾師失去理智的勃然大怒,並開始毆打我至瀕死方休。過了一會,我看見自己走進一個陌生的灰色殿堂。

她就在那裡,直直地看著我,眼也不眨一下,一個更遠大的事件的諭示...

她就在那裡。她開口。她說在那晚加入死者之殿並不是我該面對的命運,我們會再見面的。這是一個飽受恐懼並身受重傷的小孩的模糊記憶,或許只不過是一個愚蠢的噩夢罷了,但當她的視線隨著她那紫色的雙眸停留在我身上時,我無法停止顫抖...因為我敢肯定她認得我。
圖克哈瑪儘管我對自然遺產的知識尚淺,但已經足夠讓我理解你擊敗卡魯族的戰爭之神這件事情背後的意義。會是他的長眠削弱了他的能力,還是神話在口耳相傳之下不斷演變進而誇大了眾神?無論哪種情況,都毫無疑問的意味著在對抗黑暗的路途上我們無法尋求神的幫助。他們不是那許多人所深信不已的人類守護者。
奧瑞亞奧瑞亞變得不適人居。要我來說就是自作自受。說我對死亡無感?怎麼可能,我並不是怪物。但哀傷和憤恨是可以並存的。對我們來說幸運的是,我們不需要住在奧瑞亞,只需要去那邊工作就好。我的地下實驗室基本上毫髮無損。
更好的樣本儘管還有許多遺漏的東西還未從瓦爾克拉斯和奧瑞亞的居民身上發掘出來,我還是想測試一下我的假設:黑暗不是只是單純的我們所住之處的東西。

有傳聞說有方法可以去見識一下...別的地方。我在這類問題上並不是專家,但如果你有計畫踏上類似的旅程,我想請你繼續尋找適當的樣本。如果你能夠找到一些含有大量黑暗的樣本就更好了。

如果沒有這個實驗室,我會有點不放心在野外釋放這樣的實驗體。在這裡,如果他們失去控制,至少還是關在這裡面。
更好的樣本你所找到的樣本實在是令我太開心了。為了我們和周圍的人們的安全著想,我們得在實驗室中提取這一次的樣本。當你準備好後,就放入樣本吧。
更好的樣本你的勝利真是令人欣慰。我必須承認,我居然曾經產生了一絲的懷疑。不幸的是,那些殘留在地上的可悲液體,全部,都是我所添加的額外樣本,並且看起來並沒有受到任何影響。我會把他們清乾淨,然後我們可以再試試其它不同的樣本。
塔恩的鍊金室歡迎,流亡者。這座莊園和其內部的東西曾經屬於盧肯師父。就是在這裡,這個實驗室裡,我與他各自直面了自己的命運。

看來在奇塔弗掘起之後,他僅存的家人過的不怎麼好。請原諒我沒有對其家人的命運感到哀悼。我們的關係實在是有點...複雜。

如果要從奇塔弗摧毀奧瑞亞這件事中找到一屢希望,那便是可以進入這間實驗室這件事了,這讓我們的實驗可能可以更有野心一點。
肉塊是什麼讓你成為你、我成為我?有人說是靈魂,一個在我們出生前就存在的無形的東西,並且在我們死後仍持續存在。但我已經在這片陸地上見過許多靈魂,它們本質上和老鼠或恐喙鳥根本沒有什麼區別。

一定是別的東西。別的...一些從來沒有人發現過的東西。一道耳語。一道焚燒我們的一切直至肝腸寸斷的閃焰。如果我們可以趕在它熄滅之前捕獲它呢?找個瓶子裝它?保存起來,又或許,或許將其放轉換到一個全新的薪柴上,薪火能夠再次燃燒嗎?

這附近並不缺少兇猛的生物。殺死牠們,切下牠們肉作為樣本,並帶來給我。我們將可以一起探索生命的本質。
肉塊你帶來的這些樣本,雖然有點噁心,但其中隱藏著無數的秘密。血與肉、筋與骨,這一切都只是表象,是覆在那真正驅使我們的真理之上的假面。我說的是內在的黑暗。那些我們所有人都在奮鬥但卻很少有人能克服的--最原始的本能與渴望。深藏在你我之中的深層黑暗,不斷覬覦著一個虛弱的瞬間--一個它們能夠趁勢操弄一切的的瞬間。殘忍且無形的心魔。

但我們可以把它挖出來...

吾師稱其為罪人之源。一個他花了大半輩子時間提鍊出的調和物。他會將其給予他的孩子們,並在他們攻擊我時製作筆記。講真的,我不認為他那調和物會比他的永生靈藥更有效用,但這並沒有讓他們的傷害力減輕。

他的公式是錯誤的,但他的想法是正確的。而我的公式,才是正確的。將會如你所見。

請,把樣本放進罐子裡,然後拿好你的武器。你即將見證那驅使我們的黑暗。
肉塊你看到我們現在面對的是什麼了嗎,奧瑞亞人?那個就是這附近的生物之中所沉睡著的東西。那麼又有什麼樣的黑暗深眠於我之中?或你之中?若果我們能夠抽取出那樣的黑暗,那麼我們是不是能夠抽取出那個讓我們成為我們的東西呢?

思考一下,下次我們見面時,我們將開始探詢真理。
製造鍊魔我已經準備好再一次進行黑暗隔離實驗了。現在只缺一點樣本。將他們從相連的軀體中分離出來,我們就可以接著開始了。
製造鍊魔你有樣本?那就請,放進罐子裡並武裝你自己。如果接種失敗,黑暗將會迅速且劇烈地顯現出來。
製造鍊魔進度緩慢仍是有所進展。別忘了我們的初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