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藝台 /5 ⍟

工藝台 /5 ⍟

ID詞綴RequireItemClassesUnlock
娜瓦莉前綴無法被變更2x 崇高石單手近戰, 雙手近戰, 單手遠距, 雙手遠距, 胸甲, 手套, 鞋子, 頭盔, 盾牌, 戒指, 護身符, 腰帶, 箭袋預言:尖刺耳語 V, 尖刺耳語 V
娜瓦莉後綴無法被變更2x 崇高石單手近戰, 雙手近戰, 單手遠距, 雙手遠距, 胸甲, 手套, 鞋子, 頭盔, 盾牌, 戒指, 護身符, 腰帶, 箭袋預言:無息女皇 V, 無息女皇 V
娜瓦莉可以至多有 3 個工藝詞綴2x 崇高石單手近戰, 雙手近戰, 單手遠距, 雙手遠距, 胸甲, 手套, 鞋子, 頭盔, 盾牌, 戒指, 護身符, 腰帶, 箭袋蒼白議會, 蒼白議會
娜瓦莉無法骰出攻擊詞綴1x 崇高石單手近戰, 雙手近戰, 單手遠距, 雙手遠距, 胸甲, 手套, 鞋子, 頭盔, 盾牌, 戒指, 護身符, 腰帶, 箭袋預言:疫病大嘴獸 V, 疫病大嘴獸 V
娜瓦莉無法骰出法術詞綴5x 祝福石單手近戰, 雙手近戰, 單手遠距, 雙手遠距, 胸甲, 手套, 鞋子, 頭盔, 盾牌, 戒指, 護身符, 腰帶, 箭袋預言:野獸之王 V, 野獸之王 V
娜瓦莉 Audio /28 ⍟

娜瓦莉 Audio /28 ⍟

Title名字Audio
介紹是你自己選擇來到了這裡,還是命運的安排呢?我在你身上看到了渴望,一個窺探未來的渴望。一個走向正確之道路的渴望。你的未來已經注定。敞開你的心靈接受它吧。

很久以前,我的人民稱我為哈圖枸,女智者。現在他們稱我為亡靈。但現在還不是我回到自然之母的懷抱之時。我一腳站在這個世界,另一腳站在亡靈的世界。我是活物的詢問者,死亡的議官。

我感受到你有許多疑問。只要一些白銀做為酬報,我可以為你解答。但你尋求的不只是答案。財富,權力。這些是我可以賦予於你的,以某種形式... 我只需要你加入我。聆聽我的話語,走你自己的道路。未來由我來預言,但由你自己去爭取。現在是履行屬於你的預言之時刻。

介紹所以你的道路將你引導至此,流亡者。小心你的腳步,當你一步步前進之時,它們將留下足跡。追蹤著你的過去,指引著你的未來。

介紹我們的道路交叉於一個死去已久的蝸牛之空殼中。一個帝國將花費很長的時間才能看清它前方的未來。建立於它人的外殼,並註定將被一次又一次的掩埋。這個城市中就會有所成就,但不是在你的有生之年。

介紹許多美好的事物起源於山腳,同時也造就許多悲劇,流亡者。很多時候道路將會分岔,你的行為之回音將你推向其中一方。你知道你被帶領至哪一方嗎?你有興趣知道嗎?

介紹死亡之母抱持著極大的興趣照看著這個城市。你加入的正是時候。你的前方有著許多偉大的道路,每一條都會通向著不同的人生。但最終它們都必須通向相同的終點。

瓦爾克拉斯我通過死亡的黑暗大廳到達此處,走過回憶之路。我只是曾經的那位女士之記憶。被死亡之母賦予財富和延續的記憶。

白之雅瑪我帶著那只記得一半,我曾經如同作夢一般的生命在死亡之廳甦醒。白之雅瑪,我那毛茸茸的夥伴持著視界之石站在我面前。兩者皆被賦予了一絲絲海恩格拉的黯黑知識,但有著不同的目的。

視界之石將我拉向它的深處,所有通向永恆的時刻全部都被了解,像是樹幹上無限的年輪。雅瑪,像迷霧中的火把將我從無限視線的石頭中引領而出。

卡魯之神海恩格拉,我的死亡之母,不是唯一的神。卡魯受著許多神的眷顧。拿瑪乎借我們火焰,照亮道路。塔華在道路旁給我們樹木及飛鳥,讓我們可以享受美麗和和平。圖克哈瑪提供我們武器和戰爭知識,保護我們道路上的安全。

在世界最後之日,有著無止境之飢餓的奇塔弗,將一切取走。

混亂之終結占卜的工具可以在流亡者身上發現。我看見過。還有著更多的工具,持有它們的流亡者數量越來越多。

黑石你身上的黑曜護身符的形狀開始變化,它的變形還未完成。先將它安全的保存起來。

犧牲之日你發現的碎片將帶你進入一個非常危險的世界。紅色的女王在他的黑暗堡壘等待。

蒼白議會黑黯的心靈藏在暗處,但不是一定如次。

智慧的紅色領導者已死去多時,而強者掌握了權力。但不明智的領導者帶領人們走向毀滅。使之成為新鮮擠出的鮮奶臭酸,青草堅硬銳利,地面上行走的血肉之軀失去魂魄。悉妮蔻拉將它的網子撒向新的國王們和皇后們,但四位從網洞中向黑暗逃跑。他們存留在那,超越了死亡之母可及,但未逃離她的視線。

超越視線我沒有聽到任何關於信徒的消息,也沒有在預言中看見他們。但如果你說你在瓦爾克拉斯中看見了他們的存在,我會相信你。

小心了,如果他們能夠矇蔽視界之石的視線,或許他們已經超越了死亡之母的掌握。這非常值得我們恐懼。

好戰份子老鼠們在一艘下沉的船上為了一塊乾木頭打的你死我活,但他們不知道很快就會全部沉於海底。我們不是船上唯一的老鼠。

致命競爭我查覺到巨大的憤怒跨越了大地,朝你而來。有另一個像你一樣的流亡者想要至你於死地。他的憤怒和絕望模糊了他的生死之線。

希伯,疫病大嘴獸古老的紅色先祖在這陸地上留下了荒蕪。發育不良的作物和充滿疫病的空氣。動物,若你不餵食,牠很快的會對於牠們兄弟姊妹們注以饑餓的眼神,而人類沒有不同。疫病大嘴獸和他的人民很快的開始殘食著同類,吞噬著年幼者和無辜者的生命精華。

伊瑞,野獸之王當雨停時,帝王以野獸的血液灌溉農田。但血液之中留存著腐敗,稻物迅速竄升、膨脹、長出尖刺。在它創造的叢林中,不只它自己成為了野獸。

茵雅,尖刺耳語智慧和知識不是相同的東西。女皇對於學習有著無限的渴望。當她閱讀無數完無數書卷的同時,她累積了知識,但失去了智慧,陷入了瘋狂的旋渦之中。

福庫爾,無息女皇有時死亡就像是小偷般,身手矯健,步伐迅捷。有時像是藤蔓,纏繞於頸部逐漸緊縮。但死亡絕不是玩具。無息女皇以無魂屍體組成了軍隊。他的行為嘲笑著亡者,將之視為渺小的阻礙物。

遠古死對頭Wraeclast teems with the memories of a violent past. Although the flesh and minds of its original inhabitants are long-gone, their emotions - anger, fear, envy - remain in the artefacts they have left behind.

Doedre Darktongue, Marceus Lioneye, Shavronne of Umbra, Maligaro, Victario. If these names mean nothing to you now, they will soon. Keep an eye out for their long-lost possessions. Each holds the memory of failure, sadness and a desire for revenge.

奇術師的道路在過去,奇術師們認為他們是最高層級的藝術家。他們的畫作中隱藏著能量在我們之中流動著。他們的畫布:由現實精密編織而成。如同任何的藝術家,他們作畫時也會出現有所猶豫的時刻,也會有發生錯誤的時刻。不幸的是,錯誤的留存遠比於他們的作品更加長遠。

野心勃勃的盜賊盜賊用暴力強取物品。當盜賊數量多過他們的獵物時,它們將向更遠的地方尋找目標。他們的貪心帶給它們危險。

邀請至藏身處你終究有了自己的歸屬。也許你有多餘的空間容納另一位迷失的靈魂?

_沒有_足夠_預言_空間_還有太多未成真的預言。不要冒使你的命運破碎之險。

_銀_幣_不_足_了解一個人的命運有它的代價,你沒有足夠的銀幣。
指引的代價為銀幣。沒有付出足夠的銀幣,預言之石將繼續沉默。
等你有足夠的銀幣再回來吧。你才能夠知道你的命運。



_未知_錯誤_沒有問正確的問題的話,再多的白銀也沒有幫助。
預言之石沉默著。請晚點再來。


介紹謝謝你將我拯救。死亡之母喜歡對我使用這樣的戲法,讓我明白自己得地位。但她還是安排了你來救我。

讓我答謝你,流亡者。在安全點的地方找到我,我將協助照亮你未來的路途。

與娜瓦莉對話我敢肯定,我們會很快將再見到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