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言 普蘭德斯 暴怒
塗抹 星團珠寶 眾神殿系統 物品 天賦樹 化石 催化劑 譫妄玉 聖甲蟲 裂痕石 徽印 永恆珠寶 命運卡 商城

基拉克

基拉克
藏身處裝飾
Kirac
DropLevel 1
BaseType Kirac
BaseType 基拉克
Class 藏身處裝飾
TypeMetadata/Items/HideoutNPCs/Kirac
SoundAudio/Sound Effects/ItemSounds/orb_use.ogg
主題功能
基拉克 Audio /57 ⍟

基拉克 Audio /57 ⍟

Title名字Audio
介紹我叫基拉克,奧瑞亞新先鋒團的追跡者和軍官。我們是確保奇塔弗與善的爪牙不會再次襲擊人民的最前線。聖堂武僧將世界真實的模樣隱瞞於眾,但現在真相的已然公諸於世,而我們的雙眼將緊盯在後。就我來說是一隻眼就是了。

基拉克的兄弟恕我失禮,弒神者。我有個問題,而恐怕只有你有能力幫助我了。

我的弟弟,巴倫,前一陣子因為札娜.凱瑟里斯而變得有些激進。她在某方面來說算是小有名氣的。許多和她共事過的人都會失去理智,要麼在街角大吼大角、要麼就是在路上隨機攔人...你能理解我所擔心的原因嗎?我相信她是在廣場附近的老舊聖殿實驗室中工作。可以在那邊和我碰頭嗎。

巴倫巴倫寄了封信給我。他寫道他正在與凱瑟里斯和幾名精熟的流亡者一起進行探險。奇塔弗的憤怒將我驅離了奧瑞亞,但我弟弟早就該回來了。我知道協尋某人的弟弟對於弒神者來說是一件無關緊要的任務,但我總有一股不好的預感。

巴倫我知道我早該在他第一次寫信提到那些偏激的事情時就拋下一切直接衝回家裡的。我們會找到他的。並將一切導回正軌。

巴倫他有麻煩了,並且他確實請我們找到他。利用我畢生所學。在我的幫助下,你可以馬上就找到他。

巴倫你真的見到我弟了嗎?他還活著?那麼我們接下來就是找到他的庇護所了。

巴倫聽起來他不太舒服。繼續追蹤他。我只想拯救他,流亡者。

巴倫所以就是這樣了嗎。巴倫已經沒救了。凱瑟里斯...她清楚這個代價嗎?她清楚她到底把什麼樣的命運交給了我弟弟嗎?我一點都不在乎她究竟花了多少心力試圖拯救她父親,而我們這裡,將我的兄弟拋棄在永恆的癲狂之中。已經無能為力了,只剩下空洞般的怒火。

札娜.凱瑟里斯如果凱瑟里斯仍活著,我將會追跡她,並且將她抓捕以接受審判。在奧瑞亞境內偷偷摸摸的研究神秘科技導致大爆炸是否罪以入獄並不是由我所決定。新市民執政官將會審理此事。

札娜.凱瑟里斯我本應直接將凱瑟里斯交付給執政官,但聽起來巴倫陷入了危機之中。這或許算是我怠忽先鋒團的職守,但我已經仔細思考過了。我們應該與她合作直到我們救出我弟弟為止。

札娜.凱瑟里斯看來凱瑟里斯肩上的頭不是裝飾品。我開始懷疑為什麼她會被傳為偏激分子了。據說,關於她和她的流亡者們擊敗的那個稱為「異界尊師」的生物,或許她曾經為瓦爾克拉斯做出貢獻,但是沒有人懂。當然這個觀點取決於她們是否在說謊,以及我的弟弟是否能夠獲救。

札娜.凱瑟里斯在我心底,對於巴倫所發生的事情我確實想責怪她。如果他只是單純的死了,那會是一回事,但巴倫因為她而被困在那裡遭受永恆的癲狂折磨。我無法忽略心中的苦痛。但,天命在呼喚。而我們應挺身而出。如果我們試圖向執政官解釋這一切,凱瑟里斯將因為她與罪犯合作而鋃鐺入獄,而我們將因為我們口中那荒誕無稽的故事而被送去瘋人院。我們必須屏除所有的成見,共同面對賽勒斯。

爆炸我弟弟在信中提到的裝置與那個相似。他說他們使用那個裝置開啟通往遙遠之境的通道,之類的...不管它實際的功用為何,如果它能像這樣爆炸的話肯定是非常危險的。我們必須找一個遠離平民的地方做這件事。我會去找一批工匠和工程師來。利用實驗室中的筆記,我們可以打造一個類似的裝置。你的藏身處將會是一個很好的選擇。當然,我當然知道你的藏身處在哪。友情提示,我的專長可是個追跡者。

維那利斯的寶庫傳聞這個裝置是由前聖宗維那利斯下令建造的。如果要在我們人類世界上找尋那個失落的組件,那必定是深藏在聖物間內那個維那利斯的保險庫之中。

我們必須先找到保險庫的鑰匙。神主是下一任的聖宗,同時也是宣布他的前任聖宗是追求異端的異教徒並封其為瀆神者的人。毫無疑問的,大量的抹黑是保全自己秘密的一種手段。像他那樣的人會選擇將鑰匙貼身保管。我的直覺告訴我,鑰匙很有可能就藏在他在神聖大教堂的舊辦公室中。我們走吧。

地圖裝置我想我可以按照我們找到的設計圖將這些零件組裝在一起。小心點。這可能運作的很順利,也可能會爆炸。基於我們所知,也可能兩者並行就是了。

異界輿圖我在聖殿實驗室的舊裝置旁找到一張特製的輿圖。我想我們可以通過填寫這張輿圖來紀錄我們的進度。

地圖裝置裝置看起來穩定下來了,儘管我還是不確定那傳送門會把我們帶去何處。我身為追跡者的本能常常能給我一點方向,但這一次每當我思考時只會感到老眼昏花...巴倫寄來的最後一封信中挾有一張小小的粗鑿石製地圖,好讓我能夠在發生任何狀況時找到他。當時實在不覺得這上面的雕刻有任何意義,但我現在明白了。

將這個地圖放入裝置中。不知為何,我確信這便是我們的目的地。

札娜我要保留我對札娜的看法,謝謝。呃,我是說,凱瑟里斯。不過,似乎有人向執政官回報她被指控的罪狀幾乎都是無辜的...很有趣對吧。

使者這聽起來可能很天真,但我們碰到的任何實體如果不會立即試著吞噬我們或讓我們抓狂,這對我來說是一個勝利。我們需要學習一切。仔細檢查使者說的每句話。 世界的命運可能有一天取決於它。

使者你暫時趕走釋界,但使者還在附近?這不是好消息。我覺得它是侍奉她的,但若不是真的話,那麼我們很快就會遇到大麻煩...

釋界永遠不要相信善變的女人。我在第二次的活動中了解到相當困難,且對此說越少越好。若釋界仍試著與你交流,了解你能做什麼,但你絕對不能放下警戒。

釋界我告訴過你工作是沒有結束的一天,對吧?我們要追蹤征服者們,我們將會遭遇賽勒斯,接著我們也要搞清楚釋界的謎團。結束後,我們可以小酌一杯,接著當下個敵人出現時我們又需要再次投入。這就是我的工作還有我們的工作內容。

釋界在所有事情之後,釋界變成一個{年輕的}異界實體?在我所生看見許多恐怖的事物,但這...我該鬆口氣。但,我充滿恐懼。若{她}只是個孩子,那等她長大後會擁有什麼樣的力量呢?當這些宇宙惡魔最終將無數的目光轉向我們時,會發生什麼事?我們前途暗淡,流亡者。

巴倫{看到}巴倫?若你殺了他,這怎麼可能發生?除非-

是釋界。一定是。她為了自娛而重造了輿圖中強大的生物。當然,她會對我兄弟做同樣的事情,賦予他強大的力量。這裡之外的生物都無法戰勝他,這表示釋界正在復活他,已見證{你}與他的戰鬥,而輿圖就是這場秀最佳的戰場。

流亡者,讓她保持愉悅。這可以讓我們更加了解她。若我們做對了,或許可以拯救巴倫。

巴倫你教了釋界一課,但若我們真的能打敗像她那樣的實體,她就沒有被打敗。我甚至無法確定我們能否與她進行有意義的交談,但我必須保持希望。流亡者,繼續跟她玩。或許有天她會將你視為自個人,那時,我們或許就有機會讓她把巴倫還給我們。

賽勒斯賽勒斯{活著}?除非他和其它征服者一樣抓狂了,我想凱瑟里斯會欣喜若狂。我會持續追蹤你和他的事件。或許我們可以找到他被藏在哪。

賽勒斯如果我的兄弟用遺言告誡我們要對抗賽勒斯,那麼他必定構成巨大的威脅。我甚至沒想過,如果他們的風暴摧毀了瓦爾課拉斯,而不是輿圖,將會對人類產生什麼影響…

賽勒斯他邪惡嗎?晚上我嘗試睡覺的時候想到這個,因為看來他給我的傷口永遠無法完全治愈。它像狂熱的泥蠅一樣瘙癢,該死的崩解並吞噬著我,其速度與皮膚自然恢復的速度一樣...

喔,但賽勒斯。我無法想像在黑暗中被永恆拋棄。我也無法想像變得如此空虛以至於會攻擊我所愛的人。最終,我想我們做了我們必須做的事情…當時間到時,我們會再次行動。

尼科他很忠誠,但很明顯的原因,而不適合履行職責。有時希望我自己有一頂帶燈的帽子。我在晚上去廁所的路上可能被絆倒。但是或許慶幸的是,我不會為一把火冒著失去我一隻好眼睛。

娜瓦莉就我了解,娜瓦莉死了。或介於生與死之間。我問過她,若悉妮蔻拉可以透過為他做同樣的事情來拯救巴倫和娜瓦莉...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聽到她生氣的說。一個字:{蠢!}

我從沒想過她無盡的死亡可能…充滿痛苦。

瓊恩如果我曾經看過,那就是一瓶憤怒的藥劑。我認識一些遭受過同樣痛苦的好人。當一名士兵在活動中發生特定事件時時,他回到家中會改變。平民永遠不會理解。在我們要求她幫助我們處理征服者前,讓她度過她的痛苦和復仇。

赫蓮娜我此生絕不相信烏旗守衛。改革與否。以前不會,未來也不會。格拉維奇那渾蛋和他那神經病的門徒卡麥歷亞...但我想我應該不會為此而怪罪赫蓮娜。只是讓我感到惱火,因為他仍然吸引了我。

埃哈我自己作為追蹤者,我對狩獵並不陌生,但他-他體現了狩獵,沒有別的。我試圖向他尋求幫助以跟蹤征服者,但是不可能從他那裡得到一個直接的答案。他給我的印像是他經常在野外覓食時經常遇到它們。他對...每個仁{都很看重}...甚至是賽勒斯。我無法想像他們兩人之間會說什麼。

卡西亞她很漂亮-我只有一隻眼,但不是瞎子-但她{太}緊張了。在聖宗活動期間,我曾與她合作過。她不會記得。過於沉浸在她的上帝和她的工作中。我們的士兵死了,她把這視為神聖。希望我能把她那該死的歌聲從腦海中清除。

碉堡凱瑟里斯是個有天賦的製圖師,但她對地形沒有軍勢上的了解。若我想要建造一個壁壘,我會知道該建於哪。我已經在你的輿圖上標記了。她可以帶領你前往那。

碉堡根據我們採石場的線索判斷,我猜劇點應該會在…那邊。我已經在你的輿圖上標記了。凱瑟里斯可以帶領你前往那。

奧瑞亞這真是夠了。先鋒團承攬了史上最大的疏散...上百艘船...並拋棄了奧瑞亞。在聖堂武僧的統治之後,接著受到善的鎮壓,緊接著是奇塔弗血腥的屠殺,而最後則是毀滅於賽勒斯之手,顯然我們的小島已經不再適合人類居住了。也許可以說是被詛咒了吧,儘管那些災難並不是完全與我們無關。

諷刺的是,奧瑞亞人現在得依靠那些他們曾經奴役的卡魯族人。我總是說當你踢了恐喙鳥的屁股一腳,總有一天,牠會往你的頭上來一腳,但我確實是低估了我們的新當家的榮耀。在他們的神死後煥然一新...而我們也一樣,在我們的神離開我們之後。我本不是信徒,但我可以感受到。我們得靠我們自己了。

我們將必須通力合作來面對下一步...

暴風之眼凱瑟里斯告訴我,賽勒斯即將完成地圖裝置。一旦我們阻止征服者們之間的干擾,我們應該指望這件事發生。

裝置增長的能量釋放了隱藏在巨大風暴中的秘密壁壘的位置。凱瑟里斯可以讓我們進入,並且透過追蹤你和賽勒斯的事件,我碰巧知道他目前不在那。若我們可以在他使用地圖裝置前先到達那並破壞裝置,那麼我們必須要在開啟前先完成它。

世界再次處於危險之中。該死的危險!我們都和你一起去。如果這是我們最後一次對話,那是也一種榮幸。

尋找征服者流亡者,這足跡已經很久了。征服者在尋找守望石,但我們很好的防守某些地區。嘗試在我們調查不夠徹底的地區放置一些守望石,以將其淘汰。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尋找征服者為了奪回我們的採石場,我們需要用誘餌誘惑他們。征服者在尋找守望石,所以給他們個機會,拿到他們想要的東西。在開放的壁壘放置一些守望石來吸引他們的注意。當他們放棄隱匿,我們就能找到他們的蹤跡。

__需要_0_顆守望石__流亡者,我們對那個地區還不太了解。讓我們做些探索吧。

__需要_1_顆守望石__在該地區我們至少需要一顆守望石,來引出征服者。

__需要_2_顆守望石__他們對我們有所警惕。在該地區我們至少需要兩顆守望石,來引出征服者。

__需要_3_顆守望石__他們開始獵捕了。在該地區我們至少需要三顆守望石,來引出躲藏的征服者。

__需要_4_顆守望石__流亡者,現在他們知道是戰鬥至死。在該地區我們至少需要四顆守望石,以強迫他們行動。

__地區1__海沃克.哈姆雷特似乎正招待著我們的獵物。

__地區2__直覺告訴我,我們應該去搜尋特恩之盡。

__地區3__我們在雷克斯.普拉克斯瑪看到蹤跡。

__地區4__這顯示雷克斯.伊喬里斯裡有敵人活動的跡象。

__地區5__近期新瓦斯提里的道路上似乎有我們以外的人探訪過。

__地區6__我們可能需要調查格倫納許.凱恩斯。

__地區7__凱瑟里斯可能不會喜歡這個,但我們得去探索瓦爾多憩地。

__地區8__里拉.奧斯汀是其中一個征服者的避難所。我很肯定。

覺醒輿圖流亡者,輿圖出事了。當你在壁壘上鑲嵌四顆守望石時,觸發某些東西。地平線上的暴風雨…一條小河變成了一條河…我不是一個會隱喻的人,但我不知道該如何描述風中劈啪作響的力量。若輿圖是個沉睡的巨人,我們的未知之力正在緩慢地喚醒它。

營救光看一眼就有夠傷我的眼睛。這絕對就是我們在找的傢伙了。不合理的角度、不該存在的形狀以及緊咬著視線的稜角。把它裝進裝置中然後看看會發生什麼事吧。在你的藏身處碰頭,流亡者。

卡魯海岸有些人說先鋒市民的任務失敗了,但在我看來我們是成功的。奧瑞亞或許被摧毀了,但他的子民會繼續活下去,因為你我都在未知的野外,面對著會全面摧毀瓦爾克拉斯的威脅。

生活在卡魯群島上會很艱辛,但再困難我們都度過了。我們會沒事的。

巴倫即使發生了這麼多事情,我想我還是無法放棄。繼續追尋巴倫,流亡者。繼續嘗試拯救他。我們不會陷入相同的瘋狂之中,因為我將待在這裡,這個真實的世界。我是帶有渴望的人,而你是帶有力量的人。如果我們將兩者分開,輿圖便無法困住我兩。

而總有一天,我們會找到拯救他的方法。

Kirac Directory /104 ⍟

Kirac Directory /104 ⍟

Code名字Audio
KiracEnterTemplarCourts聖堂現在還不是非常的安全。做好衝突的準備。在奇塔弗掘起所遺留下來的污穢雖然在奇塔弗被毀滅後變得失神落魄,但如果受到挑釁,他們仍然容易怒火中燒。
KiracEnterReliquary維那利斯的保險庫已被塵封多年。沒有人知道裡面藏著什麼。
KiracReliquaryPressurePlate我站在這個上面。你站在另一個上面,流亡者!
KiracIntroduction我叫基拉克,奧瑞亞新先鋒團的追跡者和軍官。我們是確保奇塔弗與善的爪牙不會再次襲擊人民的最前線。聖堂武僧將世界真實的模樣隱瞞於眾,但現在真相的已然公諸於世,而我們的雙眼將緊盯在後。就我來說是一隻眼就是了。
KiracMapDeviceQuest恕我失禮,弒神者。我有個問題,而恐怕只有你有能力幫助我了。

我的弟弟,巴倫,前一陣子因為札娜.凱瑟里斯而變得有些激進。她在某方面來說算是小有名氣的。許多和她共事過的人都會失去理智,要麼在街角大吼大角、要麼就是在路上隨機攔人...你能理解我所擔心的原因嗎?我相信她是在廣場附近的老舊聖殿實驗室中工作。可以在那邊和我碰頭嗎。
KiracExplosionReaction我善他的肌肉小金臀啊!那是什麼鬼?!
KiracOnExplosion我弟弟在信中提到的裝置與那個相似。他說他們使用那個裝置開啟通往遙遠之境的通道,之類的...不管它實際的功用為何,如果它能像這樣爆炸的話肯定是非常危險的。我們必須找一個遠離平民的地方做這件事。我會去找一批工匠和工程師來。利用實驗室中的筆記,我們可以打造一個類似的裝置。你的藏身處將會是一個很好的選擇。當然,我當然知道你的藏身處在哪。友情提示,我的專長可是個追跡者。
KiracKeyQuest傳聞這個裝置是由前聖宗維那利斯下令建造的。如果要在我們人類世界上找尋那個失落的組件,那必定是深藏在聖物間內那個維那利斯的保險庫之中。

我們必須先找到保險庫的鑰匙。神主是下一任的聖宗,同時也是宣布他的前任聖宗是追求異端的異教徒並封其為瀆神者的人。毫無疑問的,大量的抹黑是保全自己秘密的一種手段。像他那樣的人會選擇將鑰匙貼身保管。我的直覺告訴我,鑰匙很有可能就藏在他在神聖大教堂的舊辦公室中。我們走吧。
KiracCourtsEnter尋找與破壞,兄弟。我們會清出一條血路的!
KiracFindOffice這就是那傢伙的辦公室了吧。搜索他的桌子。
KiracFoundKey這正是我們在找的。在奧瑞亞廣場另一頭的聖物間碰頭吧。
KiracVaultOpen空氣中瀰漫著不祥的氣息...小心點。
KiracVaultEnter天啊!幹掉除了我們以外所有會動的東西。
KiracPartsFound光看一眼就有夠傷我的眼睛。這絕對就是我們在找的傢伙了。不合理的角度、不該存在的形狀以及緊咬著視線的稜角。把它裝進裝置中然後看看會發生什麼事吧。在你的藏身處碰頭,流亡者。
KiracRebuildMapDevice我想我可以按照我們找到的設計圖將這些零件組裝在一起。小心點。這可能運作的很順利,也可能會爆炸。基於我們所知,也可能兩者並行就是了。
KiracOfferMap裝置看起來穩定下來了,儘管我還是不確定那傳送門會把我們帶去何處。我身為追跡者的本能常常能給我一點方向,但這一次每當我思考時只會感到老眼昏花...巴倫寄來的最後一封信中挾有一張小小的粗鑿石製地圖,好讓我能夠在發生任何狀況時找到他。當時實在不覺得這上面的雕刻有任何意義,但我現在明白了。

將這個地圖放入裝置中。不知為何,我確信這便是我們的目的地。
KiracUnlockAtlas我在聖殿實驗室的舊裝置旁找到一張特製的輿圖。我想我們可以通過填寫這張輿圖來紀錄我們的進度。
KiracOnZana1如果凱瑟里斯仍活著,我將會追跡她,並且將她抓捕以接受審判。在奧瑞亞境內偷偷摸摸的研究神秘科技導致大爆炸是否罪以入獄並不是由我所決定。新市民執政官將會審理此事。
KiracOnZana2我本應直接將凱瑟里斯交付給執政官,但聽起來巴倫陷入了危機之中。這或許算是我怠忽先鋒團的職守,但我已經仔細思考過了。我們應該與她合作直到我們救出我弟弟為止。
KiracOnZana3看來凱瑟里斯肩上的頭不是裝飾品。我開始懷疑為什麼她會被傳為偏激分子了。據說,關於她和她的流亡者們擊敗的那個稱為「異界尊師」的生物,或許她曾經為瓦爾克拉斯做出貢獻,但是沒有人懂。當然這個觀點取決於她們是否在說謊,以及我的弟弟是否能夠獲救。
KiracOnZana4在我心底,對於巴倫所發生的事情我確實想責怪她。如果他只是單純的死了,那會是一回事,但巴倫因為她而被困在那裡遭受永恆的癲狂折磨。我無法忽略心中的苦痛。但,天命在呼喚。而我們應挺身而出。如果我們試圖向執政官解釋這一切,凱瑟里斯將因為她與罪犯合作而鋃鐺入獄,而我們將因為我們口中那荒誕無稽的故事而被送去瘋人院。我們必須屏除所有的成見,共同面對賽勒斯。
KiracOnZana5我要保留我對札娜的看法,謝謝。呃,我是說,凱瑟里斯。不過,似乎有人向執政官回報她被指控的罪狀幾乎都是無辜的...很有趣對吧。
KiracOnBaran0巴倫寄了封信給我。他寫道他正在與凱瑟里斯和幾名精熟的流亡者一起進行探險。奇塔弗的憤怒將我驅離了奧瑞亞,但我弟弟早就該回來了。我知道協尋某人的弟弟對於弒神者來說是一件無關緊要的任務,但我總有一股不好的預感。
KiracOnBaran1我知道我早該在他第一次寫信提到那些偏激的事情時就拋下一切直接衝回家裡的。我們會找到他的。並將一切導回正軌。
KiracOnBaran2他有麻煩了,並且他確實請我們找到他。利用我畢生所學。在我的幫助下,你可以馬上就找到他。
KiracOnBaran3你真的見到我弟了嗎?他還活著?那麼我們接下來就是找到他的庇護所了。
KiracOnBaran4聽起來他不太舒服。繼續追蹤他。我只想拯救他,流亡者。
KiracOnBaran5所以就是這樣了嗎。巴倫已經沒救了。凱瑟里斯...她清楚這個代價嗎?她清楚她到底把什麼樣的命運交給了我弟弟嗎?我一點都不在乎她究竟花了多少心力試圖拯救她父親,而我們這裡,將我的兄弟拋棄在永恆的癲狂之中。已經無能為力了,只剩下空洞般的怒火。
KiracOnBaran6即使發生了這麼多事情,我想我還是無法放棄。繼續追尋巴倫,流亡者。繼續嘗試拯救他。我們不會陷入相同的瘋狂之中,因為我將待在這裡,這個真實的世界。我是帶有渴望的人,而你是帶有力量的人。如果我們將兩者分開,輿圖便無法困住我兩。

而總有一天,我們會找到拯救他的方法。
KiracPostFightEndQuest這真是夠了。先鋒團承攬了史上最大的疏散...上百艘船...並拋棄了奧瑞亞。在聖堂武僧的統治之後,接著受到善的鎮壓,緊接著是奇塔弗血腥的屠殺,而最後則是毀滅於賽勒斯之手,顯然我們的小島已經不再適合人類居住了。也許可以說是被詛咒了吧,儘管那些災難並不是完全與我們無關。

諷刺的是,奧瑞亞人現在得依靠那些他們曾經奴役的卡魯族人。我總是說當你踢了恐喙鳥的屁股一腳,總有一天,牠會往你的頭上來一腳,但我確實是低估了我們的新當家的榮耀。在他們的神死後煥然一新...而我們也一樣,在我們的神離開我們之後。我本不是信徒,但我可以感受到。我們得靠我們自己了。

我們將必須通力合作來面對下一步...
KiracForbidReliquaryEarly沒有從判院內神主私人辦公室內拿取鑰匙,根本不可能進入寶庫。
KiracFirstTrackFortress凱瑟里斯是個有天賦的製圖師,但她對地形沒有軍勢上的了解。若我想要建造一個壁壘,我會知道該建於哪。我已經在你的輿圖上標記了。她可以帶領你前往那。
KiracTrackFortressRepeat根據我們採石場的線索判斷,我猜劇點應該會在…那邊。我已經在你的輿圖上標記了。凱瑟里斯可以帶領你前往那。
KiracPreSirusFight我兄弟可能逝去了,為了紀念他,我會堅持下去的。
KiracSavesZana札娜!
KiracWounded別管我了…奧瑞亞需要你!
KiracKillingSirusOne我抓到他了!
KiracKillingSirusTwo喔不,別這樣!
KiracKillingSirusThree你逃不了的。
KiracKillingSirusFour札娜,就是現在!
KiracKillingSirusFive就是現在!
KiracKaruiArchipelagoGossip有些人說先鋒市民的任務失敗了,但在我看來我們是成功的。奧瑞亞或許被摧毀了,但他的子民會繼續活下去,因為你我都在未知的野外,面對著會全面摧毀瓦爾克拉斯的威脅。

生活在卡魯群島上會很艱辛,但再困難我們都度過了。我們會沒事的。
KiracFoundWatchstone一定是我們在找的東西。
KiracCombatRandom我需要的只是一隻明智之眼!
KiracCombat1我需要的只是一隻明智之眼!
KiracCombat2為了奧瑞亞!
KiracCombat3為了奧瑞亞!
KiracCombat4滾出我的地盤!
KiracCombat5滾出我的地盤!
KiracCombat6該死的!
KiracCombat7該死的!
KiracOnTheEnvoy這聽起來可能很天真,但我們碰到的任何實體如果不會立即試著吞噬我們或讓我們抓狂,這對我來說是一個勝利。我們需要學習一切。仔細檢查使者說的每句話。 世界的命運可能有一天取決於它。
KiracOnTheEnvoyPostMaven你暫時趕走釋界,但使者還在附近?這不是好消息。我覺得它是侍奉她的,但若不是真的話,那麼我們很快就會遇到大麻煩...
KiracOnTheMaven永遠不要相信善變的女人。我在第二次的活動中了解到相當困難,且對此說越少越好。若釋界仍試著與你交流,了解你能做什麼,但你絕對不能放下警戒。
KiracOnTheMavenPostBaranKilled我告訴過你工作是沒有結束的一天,對吧?我們要追蹤征服者們,我們將會遭遇賽勒斯,接著我們也要搞清楚釋界的謎團。結束後,我們可以小酌一杯,接著當下個敵人出現時我們又需要再次投入。這就是我的工作還有我們的工作內容。
KiracOnTheMavenPostMavenKilled在所有事情之後,釋界變成一個{年輕的}異界實體?在我所生看見許多恐怖的事物,但這...我該鬆口氣。但,我充滿恐懼。若{她}只是個孩子,那等她長大後會擁有什麼樣的力量呢?當這些宇宙惡魔最終將無數的目光轉向我們時,會發生什麼事?我們前途暗淡,流亡者。
KiracOnBaranResurrection{看到}巴倫?若你殺了他,這怎麼可能發生?除非-

是釋界。一定是。她為了自娛而重造了輿圖中強大的生物。當然,她會對我兄弟做同樣的事情,賦予他強大的力量。這裡之外的生物都無法戰勝他,這表示釋界正在復活他,已見證{你}與他的戰鬥,而輿圖就是這場秀最佳的戰場。

流亡者,讓她保持愉悅。這可以讓我們更加了解她。若我們做對了,或許可以拯救巴倫。
KiracOnBaranResurrectionTwo我就知道。釋界有能力復活巴倫,並以她的想法改造。若她是巴倫無法安息的原因,那我們必須殺了她,若說服她放手。無論哪種,我們前方都還有條很漫長的路。流亡者,堅持到底啊。
KiracOnBaranResurrectionThree你教了釋界一課,但若我們真的能打敗像她那樣的實體,她就沒有被打敗。我甚至無法確定我們能否與她進行有意義的交談,但我必須保持希望。流亡者,繼續跟她玩。或許有天她會將你視為自個人,那時,我們或許就有機會讓她把巴倫還給我們。
KiracToEyeOfTheStorm凱瑟里斯告訴我,賽勒斯即將完成地圖裝置。一旦我們阻止征服者們之間的干擾,我們應該指望這件事發生。

裝置增長的能量釋放了隱藏在巨大風暴中的秘密壁壘的位置。凱瑟里斯可以讓我們進入,並且透過追蹤你和賽勒斯的事件,我碰巧知道他目前不在那。若我們可以在他使用地圖裝置前先到達那並破壞裝置,那麼我們必須要在開啟前先完成它。

世界再次處於危險之中。該死的危險!我們都和你一起去。如果這是我們最後一次對話,那是也一種榮幸。
KiracOnSirusLives賽勒斯{活著}?除非他和其它征服者一樣抓狂了,我想凱瑟里斯會欣喜若狂。我會持續追蹤你和他的事件。或許我們可以找到他被藏在哪。
KiracOnSirusLivesTwo如果我的兄弟用遺言告誡我們要對抗賽勒斯,那麼他必定構成巨大的威脅。我甚至沒想過,如果他們的風暴摧毀了瓦爾課拉斯,而不是輿圖,將會對人類產生什麼影響…
KiracOnAtlasAwakening流亡者,輿圖出事了。當你在壁壘上鑲嵌四顆守望石時,觸發某些東西。地平線上的暴風雨…一條小河變成了一條河…我不是一個會隱喻的人,但我不知道該如何描述風中劈啪作響的力量。若輿圖是個沉睡的巨人,我們的未知之力正在緩慢地喚醒它。
KiracOnUnknownAwakener當你在追蹤征服者時,我一直不斷注意到未知力量所造成毀滅性的後果。這片土地隨後經過暴亂的力量重塑和喚醒,所以我認為這可能只是輿圖的能力,但現在我看到了一種模式:風暴。那裡到處都是風暴,巨大的風暴超出了我們所見過的一切,並且以足夠的力量咆哮著摧毀其路徑上的任何東西。那場風暴…我敢打賭,我們會在中央找到我們那位神秘的喚醒者。
KiracOnSirusDead他邪惡嗎?晚上我嘗試睡覺的時候想到這個,因為看來他給我的傷口永遠無法完全治愈。它像狂熱的泥蠅一樣瘙癢,該死的崩解並吞噬著我,其速度與皮膚自然恢復的速度一樣...

喔,但賽勒斯。我無法想像在黑暗中被永恆拋棄。我也無法想像變得如此空虛以至於會攻擊我所愛的人。最終,我想我們做了我們必須做的事情…當時間到時,我們會再次行動。
KiracOnNiko他很忠誠,但很明顯的原因,而不適合履行職責。有時希望我自己有一頂帶燈的帽子。我在晚上去廁所的路上可能被絆倒。但是或許慶幸的是,我不會為一把火冒著失去我一隻好眼睛。
KiracOnNavali就我了解,娜瓦莉死了。或介於生與死之間。我問過她,若悉妮蔻拉可以透過為他做同樣的事情來拯救巴倫和娜瓦莉...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聽到她生氣的說。一個字:{蠢!}

我從沒想過她無盡的死亡可能…充滿痛苦。
KiracOnJun如果我曾經看過,那就是一瓶憤怒的藥劑。我認識一些遭受過同樣痛苦的好人。當一名士兵在活動中發生特定事件時時,他回到家中會改變。平民永遠不會理解。在我們要求她幫助我們處理征服者前,讓她度過她的痛苦和復仇。
KiracOnHelena我此生絕不相信烏旗守衛。改革與否。以前不會,未來也不會。格拉維奇那渾蛋和他那神經病的門徒卡麥歷亞...但我想我應該不會為此而怪罪赫蓮娜。只是讓我感到惱火,因為他仍然吸引了我。
KiracOnEinhar我自己作為追蹤者,我對狩獵並不陌生,但他-他體現了狩獵,沒有別的。我試圖向他尋求幫助以跟蹤征服者,但是不可能從他那裡得到一個直接的答案。他給我的印像是他經常在野外覓食時經常遇到它們。他對...每個仁{都很看重}...甚至是賽勒斯。我無法想像他們兩人之間會說什麼。
KiracOnCassia她很漂亮-我只有一隻眼,但不是瞎子-但她{太}緊張了。在聖宗活動期間,我曾與她合作過。她不會記得。過於沉浸在她的上帝和她的工作中。我們的士兵死了,她把這視為神聖。希望我能把她那該死的歌聲從腦海中清除。
KiracConquerorsCannotSpawn流亡者,這足跡已經很久了。征服者在尋找守望石,但我們很好的防守某些地區。嘗試在我們調查不夠徹底的地區放置一些守望石,以將其淘汰。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KiracSpawnConquerorsAdvice為了奪回我們的採石場,我們需要用誘餌誘惑他們。征服者在尋找守望石,所以給他們個機會,拿到他們想要的東西。在開放的壁壘放置一些守望石來吸引他們的注意。當他們放棄隱匿,我們就能找到他們的蹤跡。
KiracAdvisingWatchstone0流亡者,我們對那個地區還不太了解。讓我們做些探索吧。
KiracAdvisingWatchstone1在該地區我們至少需要一顆守望石,來引出征服者。
KiracAdvisingWatchstone2他們對我們有所警惕。在該地區我們至少需要兩顆守望石,來引出征服者。
KiracAdvisingWatchstone3他們開始獵捕了。在該地區我們至少需要三顆守望石,來引出躲藏的征服者。
KiracAdvisingWatchstone4流亡者,現在他們知道是戰鬥至死。在該地區我們至少需要四顆守望石,以強迫他們行動。
KiracAdvisingLexProxima我們在雷克斯.普拉克斯瑪看到蹤跡。
KiracAdvisingTirnsEnd直覺告訴我,我們應該去搜尋特恩之盡。
KiracAdvisingGlennachCairns我們可能需要調查格倫納許.凱恩斯。
KiracAdvisingValdosRest凱瑟里斯可能不會喜歡這個,但我們得去探索瓦爾多憩地。
KiracAdvisingLexEjoris這顯示雷克斯.伊喬里斯裡有敵人活動的跡象。
KiracAdvisingHaewarkHamlet海沃克.哈姆雷特似乎正招待著我們的獵物。
KiracAdvisingNewVastir近期新瓦斯提里的道路上似乎有我們以外的人探訪過。
KiracAdvisingLiraArthain里拉.奧斯汀是其中一個征服者的避難所。我很肯定。
KI_18
KI_20
KI_46_1A
KI_46_1B
KI_46_2A
KI_46_2B
KI_46_3A
KI_46_3B
KI_47_1A
KI_47_1B
KI_47_1C
KI_47_2A
KI_47_3A
KI_47_3B
KI_47_3C
KI_47_4A
KI_47_4B
KI_47_4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