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言 普兰德斯 暴走
涂膏 星团珠宝 万神殿 物品 天赋树 化石 催化 雾魇宝珠 圣甲虫 裂痕石 徽印 永恒珠宝 命运卡 商城

奇拉克

奇拉克
藏身处装饰
Kirac
DropLevel 1
BaseType Kirac
BaseType 奇拉克
Class 藏身处装饰
TypeMetadata/Items/HideoutNPCs/Kirac
SoundAudio/Sound Effects/ItemSounds/orb_use.ogg
主题设施
奇拉克 Audio /57 ⍟

奇拉克 Audio /57 ⍟

Title名字Audio
试炼我叫奇拉克,在奥瑞亚新成立的公民先锋队任职。我们是先遣军,时刻防备奇塔弗和纯净之神那样的家伙卷土重来。圣堂教团对民众隐瞒了世界的真相,不过现在大家已经清醒了。我们现在会擦亮双眼。不过我只需要擦亮一只就够了。

奇拉克的弟弟我跟你直说了吧,屠神者。我有个麻烦,可能只有你能帮得上忙。

我有个弟弟,他叫巴兰,前阵子迷上了一个叫札娜·恺撒留斯的激进派。她在某些方面有点名气。大部分跟她一伙的人最后都众叛亲离,他们在街头大声咆哮,胡言乱语,还随便跟人搭讪……你知道我为什么担心了吧。我有理由相信,她就广场附近一所圣堂教团实验室里工作。现在就跟我去吧。

巴兰巴兰给我写过信。说他跟一群本领高强的流放者一道参加了恺撒留斯的探险队。奇塔弗搞的破坏让我回不来,可我弟弟早就该回来了。我知道,帮人找丢失的弟弟这种小事不该劳烦屠神者,可我总有不好的预感。

巴兰我就该抛下一切,在巴兰写信跟我说,他跟那个激进派搞上的时候就赶回来。我们会找到他,查明真相的。

巴兰他遇到了麻烦,不过他知道我们在找他了。运用我们的技巧,再加上我的帮助,你很快就能找到他。

巴兰你真见到我弟弟了?他还活着吗?那我们下一步就要找到他的圣所。

巴兰看来他的情况有点糟糕。让我们继续追查吧。我们可以救他,流放者。

巴兰只能如此了。我们救不了巴兰。恺撒留斯……她知道代价有多大吗?她知道自己把我弟弟的命运置于何地吗?我不怨恨她,毕竟她是为了拯救自己的父亲。可我们却抛下了我的弟弟,把他留给永恒的疯狂。我知道我无能为力,可那还是让我难受。

札娜·恺撒留斯如果恺撒留斯还活着,我一定会把她揪出来,还要把她绳之于法。倒不是说我有权决定在奥瑞亚神神秘秘地搞爆炸该不该判刑。但新成立的公民法庭肯定会管的。

札娜·恺撒留斯我很想把恺撒留斯送上法庭,不过似乎巴兰真的有危险。虽然这跟我在公民先锋队里的身份不符,但我应该还是有一定的酌处权。我们应该跟她合作,直到把我弟弟救出来。

札娜·恺撒留斯恺撒留斯生了一副好脑瓜。我开始觉得叫她激进派有些名不副实了。无论如何,考虑到她跟流放者们打败了那个“裂界者”,她都算救了瓦尔克拉斯一回,毕竟没人有先见之明。当然了,这取决于他们的故事是不是真的,还有能不能救出我弟弟。

札娜·恺撒留斯我从内心深处谴责她对我弟弟做的一切。如果他只是单纯死了,我还能有些许安慰,但他现在却远在异界,被永世的疯狂折磨,这都是因为她。我现在心情复杂极了。不过,我有职责在身,人民需要我们。如果我们打算跟公民法庭解释清楚,那恺撒留斯一定会因为自己的罪行被关起来,而我们也会因为离谱的故事被关进疯人院。我们必须一同面对这个“希鲁斯”,所有不满都得靠边站。

爆炸我弟弟在信里提过这种装置。说它可以用来打开远方世界的通道,还是别的什么……我不管它是怎么运作的,只要它会像这样爆炸,那就非常危险。我们必须避开群众再开始我们的工作。我会去找一队工匠,只要用这所实验室里的笔记,我们就能再造一个新的。你的藏身处就挺适合当个行动基地。当然,我知道那在哪里。我可是靠当寻迹者才混到今天的地位的,懂了吧。

维纳留斯的宝库据说这玩意儿是按照前任神主维纳留斯的命令造的。要说凡间哪个地方会藏有那些不可思议的元件,那就肯定是遗物厅里的维纳留斯宝库了。

我们得找到打开宝库的钥匙。他的继任者是多米纳斯,他把前任的研究斥为异端,把它们统统当成渎神之物封了起来。显然这是为了掩人耳目。他那种人肯定会把钥匙藏得很近。我琢磨着那很可能就是他在圣堂高庭的办公室。我们去找找吧。

地图装置我认为可以按照发现的那些图纸把它们拼起来。小心点。它完全可能正常运行,也可能会爆炸。根据我们见过的,搞不好会同时发生。

异界图鉴我在圣堂实验室的旧装置附近找到了一份专门的地图。我相信这有助于我们的进展。

地图装置这装置似乎稳定下来了,不过我一点也不清楚这些传送门会通往哪里。我的寻迹者直觉总能给我指明方向,可这次只让我感到头晕……巴兰的最后一封信里有一小块石头劈出来的地图,让我在出事时候可以找到他。我当时搞不懂这些曲线是什么意思,不过现在我懂了。

把这份地图放进去。我感觉那就是我们的目的地。

札娜多谢了,我准备保留对札娜的意见,呃,还是叫她恺撒留斯吧。不过,好像已经有人向法庭汇报,说她的所作所为都是无辜的……真有趣。

观察者虽说听起来有点可笑,但我们在外面碰到的任何东西如果没有立刻吃掉我们,或者把我们吓疯,那在我们的课本上就叫胜利。我们尽量多学,把观察者说的每个字都嚼烂。说不准哪一天就能拯救这个世界。

观察者你把贤主赶走了,但观察者还在?这可算不上好现象。我觉得它是她的手下,但如果不是,那我们可就有更大的麻烦了……

贤主飘来飘去的女人最信不过了。我就在第二次运动的时候栽了个大跟头。还是少谈为妙。如果贤主打算跟你联络,那你可得认真听,但千万别放松警惕。

贤主我跟你说过这活儿永远没完吗?我们一起把征服者们揪出来,一起对付希鲁斯,再一起搞清楚贤主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在那之后,我们会喝上一杯,各自回家等待全人类的下一个敌人冒头。那是我的宿命,也是我们要做的。

贤主结果贤主居然是个{年轻}的上古洪魔?我这辈子见过许多可怕的东西,可这……还真让我松了口气。不过我还是很担忧,要是{它}只是个孩子,那她的长辈到底有多厉害?要是其它宇宙洪魔都把它们无数只眼睛投向 {我们}这里该怎么办?我们的未来真黑暗啊,流放者。

巴兰{见到了}巴兰?这怎么可能?除非……

肯定是贤主搞的鬼。她就喜欢在异界国度里复制强大的生物找乐子。显然她觉得我兄弟很厉害,对他做了相同的事。这外边没人能打赢他,也就是说,贤主复活他就为了跟{你}打,而且异界图鉴肯定已经准备好了赛场。

让她开开心,流放者。这可以为我们争取些时间来研究她。要是我们处理得当,那搞不好还能救巴兰。

巴兰你给贤主上了一课,但就算我们有能耐打败她这样的永恒洪魔,她也还没输。我拿不准我们到底能不能跟她对等交流,但我必须得有这个指望。继续跟她玩游戏吧,流放者。没准哪天她会把你当成同辈,然后我们就可以要求她放过巴兰了。

希鲁斯希鲁斯{还活着}?那凯撒留斯还不乐开了花,虽然他跟其他征服者一样疯。我会在你跟他的较量中盯住他。也许我们可以找到他到底躲在哪儿,

希鲁斯既然我兄弟留下遗言让我们警惕希鲁斯,那他肯定十分危险。我难以想象,如果他从异界国度赶来肆虐瓦尔克拉斯,会给全人类带来多大的灾难……

希鲁斯他真是个坏人吗?我每晚睡觉的时候都会想起这个问题,因为他给我的伤永远都好不了了。它就像苍蝇叮咬一样痒得不行,一点一点把我吃空,就跟我的皮肤自然愈合的速度差不多……

说回希鲁斯吧。我不敢想象,被抛在永恒的黑暗中是什么滋味,也不敢想象到底有多麻木不仁才会向自己的爱人动刀。不过到头来,我发现这一切都不重要。我们做了该做的……必要的时候,还会再干一遍。

尼克他很忠心,但很明显不适合挑大梁。有时候我也希望有一顶带灯的帽子。我晚上去茅厕总是被绊倒。不过我似乎不该拿自己的好眼睛去换一团招眼的明火。

娜瓦莉我知道娜瓦莉已经死了,要不然就是生和死的中间态。我问过她,如果辛格拉也对巴兰做一样的事能不能救他,结果她发着脾气,说了我这辈子头一遭听过的字眼:{愚蠢}!

我从没想过她活在无尽的死亡中会是一种……痛苦。

要我说,那人就是个塞满愤怒的火药罐。我见过许多好人有同样的遭遇。有些士兵在战争中经历了不幸,回家就变了个人。老百姓永远不会懂。我们找她帮忙对付异界征服者之前,还是先让她报仇雪恨吧。

赫莲娜我这辈子没信过乌旗守卫。不管他们有没有重组,我永远都不会。一想到那该死的格拉维奇和他的走狗卡梅莉亚我就……但我似乎不应该因此迁怒赫莲娜。只不过他还让我耿耿于怀。

伊恩哈尔我是个寻迹者,对打猎不陌生。但他嘛,他一门心思只有打猎,别的都不顾。我找过他帮忙一起对付异界征服者,可要直截了当从他嘴里得到回答可没辙。给我的感觉,他在野外里经常遇到他们。他似乎……对他们的评价{很高},甚至希鲁斯。真不敢想象他们俩碰到一起会说些什么。

卡西娅她很漂亮。我虽然只有一只眼,可还没瞎呢。但她{太}紧张了。 我过去跟她合作过一次,顺带一提,就是对付圣堂教团的时候。不过她早忘了。她的心思全都在神明的事业上。我们这些当兵的拼了老命,结果她却把功劳都算在神头上。我真想把她唱的圣歌从脑子里赶走。

要塞恺撒留斯是个高超的制图师,但说到行军打仗就是个外行。要是我想建一座要塞,肯定知道哪里最合适。我已经在异界图鉴里给你标出来了。她也许能送你过去。

要塞根据敌人的行踪,我打赌肯定有个要塞在……这里。我在异界图鉴里标出来了。恺撒留斯应该能送你过去。

奥瑞亚奥瑞亚彻底受够了。先锋队组织了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撤离行动……调动了上百条船……整个奥瑞亚都被抛弃了。它经历了圣堂教团的专制,纯净之神的制裁,还有奇塔弗的大屠杀,最终还是没能逃过希鲁斯带来的毁灭。显然,这座小岛不适合人类居住。有人说这是天谴,毕竟在这些灾难面前,我们所有人都难辞其咎。

太讽刺了,奥瑞亚人现在反而要依靠一度被自己奴役的卡鲁人过活了。我总是说,要是哪天你踢了恐喙鸟的屁股,它总有一天会戳你的脑袋。不过我还是低估了新东道主的荣誉感。自从他们的神死后,他们就不一样了……而我们自打背井离乡,也不一样了。我不信神,但我有强烈的预感,从今往后我们得靠自己了。

我们必须携起手来,才能面对新的危机……

风暴之眼恺撒留斯说过希鲁斯几乎完成了一座地图装置。我们能指望用它阻止征服者们相互干预。

这个装置的能量在不断增长,暴露了一个藏在猛烈风暴中的要塞。凯撒留斯能送我们进去,而且从你跟希鲁斯交手的经验来看,他恰好不在那里。如果我们能赶在他使用之前毁掉这个装置,那就能防患于未然。

世界再次危如累卵,真该死!我们俩都跟你一起去。要是这次回不来,那就是一种荣耀。

寻找征服者线索都凉了,流放者。异界征服者们在寻找守望石,但我们已经在许多地区都部署了严密的防卫。去我们调查过的国度放置一些守望石把他们钓出来吧。我们要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寻找征服者要把鱼儿钓起来,我们就得好好准备鱼饵。异界征服者们在寻找守望石,那就给他们一个机会。去找个要塞安置一些守望石把他们引出来。只要他们一动,我们就可以把他们揪出来。

__需要_0_颗守望石__我们还不太了解那个国度。我们去探一探吧。

__需要_1_颗守望石__那个国度的要塞里至少需要一个守望石才能吸引一个异界征服者。

__需要_2_颗守望石__他们很警惕。那个国度的要塞里至少需要两个守望石才能吸引一个异界征服者。

__需要_3_颗守望石__他们发现了我们的行动。那个国度的要塞里至少需要三个守望石才能揪出一个异界征服者。

__需要_4_颗守望石__他们知道这是一场死战,流放者。那个国度的要塞里至少需要四个守望石才能把一个异界征服者勾出来。

__地区1__海沃克村似乎有我们要找的猎物。

__地区2__有一种预感要我们去提恩止境找一找。

__地区3__我在未来之律发现了一些行踪。

__地区4__恩约利斯之律有敌人活动的迹象。

__地区5__新瓦斯蒂尔最近似乎有外人去过。

__地区6__我们很有必要去查一查格伦纳赫石冢。

__地区7__凯撒留斯可能不同意,但我们得去瓦尔多之息踩踩点。

__地区8__利拉亚森躲了个异界征服者。十拿九稳。

唤醒异界图鉴异界图鉴不对劲,流放者。你在要塞里插上第四个守望石的时候,产生了一些反应。风暴正在远方凝聚,小溪正在会成河流……我这人不喜欢打比方,但我不知道该怎么来形容这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如果异界国度是一个沉睡的巨人,那我们的行动正在吵醒它。

回收只消看一下都会伤了我的眼睛。这些绝对就是我们要找的东西。这些角度简直不可理解,这些形状简直不应该存在,还有那些迷人眼睛的拐角。让我们把这些东西装好,再看看有什么结果吧。到你的藏身处里跟我会合。

卡鲁海滩有些人说公民先锋队输了,但我要说我们不但赢了,还赢得彻底。奥瑞亚可以被摧毁,但它的人民是打不倒的,因为你我将在未知的荒野中,继续面对那些胆敢摧毁瓦尔克拉斯的一切威胁。

在卡鲁群岛的生活会很艰难,但我们也多次挺过更艰难的情况。我们会好起来的。

巴兰那些事情发生后,我发现自己不能继续下去了。继续帮我寻找巴兰吧,流放者。一定有办法救他。我们不会跟他一样疯掉的,因为我打算留在现实世界。你有力量,我有决心,只要你我分开,异界位面就不能把我们怎么样。

总有一天,我们能救他出来。

Kirac Directory /104 ⍟

Kirac Directory /104 ⍟

Code名字Audio
KiracEnterTemplarCourts高庭并不安全。做好战斗准备。奇塔弗留下的怪胎虽然有所松懈,但惹毛了还是很难对付。
KiracEnterReliquary维纳留斯的宝库被封印了很多年。没人知道里面到底有什么。
KiracReliquaryPressurePlate我来踩这一个,你去踩另一个 ,流放者!
KiracIntroduction我叫奇拉克,在奥瑞亚新成立的公民先锋队任职。我们是先遣军,时刻防备奇塔弗和纯净之神那样的家伙卷土重来。圣堂教团对民众隐瞒了世界的真相,不过现在大家已经清醒了。我们现在会擦亮双眼。不过我只需要擦亮一只就够了。
KiracMapDeviceQuest我跟你直说了吧,屠神者。我有个麻烦,可能只有你能帮得上忙。

我有个弟弟,他叫巴兰,前阵子迷上了一个叫札娜·恺撒留斯的激进派。她在某些方面有点名气。大部分跟她一伙的人最后都众叛亲离,他们在街头大声咆哮,胡言乱语,还随便跟人搭讪……你知道我为什么担心了吧。我有理由相信,她就广场附近一所圣堂教团实验室里工作。现在就跟我去吧。
KiracExplosionReaction纯净之神的屁股蛋子啊!那是什么?!
KiracOnExplosion我弟弟在信里提过这种装置。说它可以用来打开远方世界的通道,还是别的什么……我不管它是怎么运作的,只要它会像这样爆炸,那就非常危险。我们必须避开群众再开始我们的工作。我会去找一队工匠,只要用这所实验室里的笔记,我们就能再造一个新的。你的藏身处就挺适合当个行动基地。当然,我知道那在哪里。我可是靠当寻迹者才混到今天的地位的,懂了吧。
KiracKeyQuest据说这玩意儿是按照前任神主维纳留斯的命令造的。要说凡间哪个地方会藏有那些不可思议的元件,那就肯定是遗物厅里的维纳留斯宝库了。

我们得找到打开宝库的钥匙。他的继任者是多米纳斯,他把前任的研究斥为异端,把它们统统当成渎神之物封了起来。显然这是为了掩人耳目。他那种人肯定会把钥匙藏得很近。我琢磨着那很可能就是他在圣堂高庭的办公室。我们去找找吧。
KiracCourtsEnter搜索,消灭,弟兄们。我们要清出一条路!
KiracFindOffice这就是那家伙的办公室了。找找他的桌子。
KiracFoundKey这就是了。我们这就去奥瑞亚广场另一头的遗物厅吧。
KiracVaultOpen这里弥漫的臭味太浓了……多加小心。
KiracVaultEnter弟兄们!把能动的都干掉……除了我们。
KiracPartsFound只消看一下都会伤了我的眼睛。这些绝对就是我们要找的东西。这些角度简直不可理解,这些形状简直不应该存在,还有那些迷人眼睛的拐角。让我们把这些东西装好,再看看有什么结果吧。到你的藏身处里跟我会合。
KiracRebuildMapDevice我认为可以按照发现的那些图纸把它们拼起来。小心点。它完全可能正常运行,也可能会爆炸。根据我们见过的,搞不好会同时发生。
KiracOfferMap这装置似乎稳定下来了,不过我一点也不清楚这些传送门会通往哪里。我的寻迹者直觉总能给我指明方向,可这次只让我感到头晕……巴兰的最后一封信里有一小块石头劈出来的地图,让我在出事时候可以找到他。我当时搞不懂这些曲线是什么意思,不过现在我懂了。

把这份地图放进去。我感觉那就是我们的目的地。
KiracUnlockAtlas我在圣堂实验室的旧装置附近找到了一份专门的地图。我相信这有助于我们的进展。
KiracOnZana1如果恺撒留斯还活着,我一定会把她揪出来,还要把她绳之于法。倒不是说我有权决定在奥瑞亚神神秘秘地搞爆炸该不该判刑。但新成立的公民法庭肯定会管的。
KiracOnZana2我很想把恺撒留斯送上法庭,不过似乎巴兰真的有危险。虽然这跟我在公民先锋队里的身份不符,但我应该还是有一定的酌处权。我们应该跟她合作,直到把我弟弟救出来。
KiracOnZana3恺撒留斯生了一副好脑瓜。我开始觉得叫她激进派有些名不副实了。无论如何,考虑到她跟流放者们打败了那个“裂界者”,她都算救了瓦尔克拉斯一回,毕竟没人有先见之明。当然了,这取决于他们的故事是不是真的,还有能不能救出我弟弟。
KiracOnZana4我从内心深处谴责她对我弟弟做的一切。如果他只是单纯死了,我还能有些许安慰,但他现在却远在异界,被永世的疯狂折磨,这都是因为她。我现在心情复杂极了。不过,我有职责在身,人民需要我们。如果我们打算跟公民法庭解释清楚,那恺撒留斯一定会因为自己的罪行被关起来,而我们也会因为离谱的故事被关进疯人院。我们必须一同面对这个“希鲁斯”,所有不满都得靠边站。
KiracOnZana5多谢了,我准备保留对札娜的意见,呃,还是叫她恺撒留斯吧。不过,好像已经有人向法庭汇报,说她的所作所为都是无辜的……真有趣。
KiracOnBaran0巴兰给我写过信。说他跟一群本领高强的流放者一道参加了恺撒留斯的探险队。奇塔弗搞的破坏让我回不来,可我弟弟早就该回来了。我知道,帮人找丢失的弟弟这种小事不该劳烦屠神者,可我总有不好的预感。
KiracOnBaran1我就该抛下一切,在巴兰写信跟我说,他跟那个激进派搞上的时候就赶回来。我们会找到他,查明真相的。
KiracOnBaran2他遇到了麻烦,不过他知道我们在找他了。运用我们的技巧,再加上我的帮助,你很快就能找到他。
KiracOnBaran3你真见到我弟弟了?他还活着吗?那我们下一步就要找到他的圣所。
KiracOnBaran4看来他的情况有点糟糕。让我们继续追查吧。我们可以救他,流放者。
KiracOnBaran5只能如此了。我们救不了巴兰。恺撒留斯……她知道代价有多大吗?她知道自己把我弟弟的命运置于何地吗?我不怨恨她,毕竟她是为了拯救自己的父亲。可我们却抛下了我的弟弟,把他留给永恒的疯狂。我知道我无能为力,可那还是让我难受。
KiracOnBaran6那些事情发生后,我发现自己不能继续下去了。继续帮我寻找巴兰吧,流放者。一定有办法救他。我们不会跟他一样疯掉的,因为我打算留在现实世界。你有力量,我有决心,只要你我分开,异界位面就不能把我们怎么样。

总有一天,我们能救他出来。
KiracPostFightEndQuest奥瑞亚彻底受够了。先锋队组织了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撤离行动……调动了上百条船……整个奥瑞亚都被抛弃了。它经历了圣堂教团的专制,纯净之神的制裁,还有奇塔弗的大屠杀,最终还是没能逃过希鲁斯带来的毁灭。显然,这座小岛不适合人类居住。有人说这是天谴,毕竟在这些灾难面前,我们所有人都难辞其咎。

太讽刺了,奥瑞亚人现在反而要依靠一度被自己奴役的卡鲁人过活了。我总是说,要是哪天你踢了恐喙鸟的屁股,它总有一天会戳你的脑袋。不过我还是低估了新东道主的荣誉感。自从他们的神死后,他们就不一样了……而我们自打背井离乡,也不一样了。我不信神,但我有强烈的预感,从今往后我们得靠自己了。

我们必须携起手来,才能面对新的危机……
KiracForbidReliquaryEarly不从多米纳斯的私人办公室拿到钥匙,就没可能进入宝库。
KiracFirstTrackFortress恺撒留斯是个高超的制图师,但说到行军打仗就是个外行。要是我想建一座要塞,肯定知道哪里最合适。我已经在异界图鉴里给你标出来了。她也许能送你过去。
KiracTrackFortressRepeat根据敌人的行踪,我打赌肯定有个要塞在……这里。我在异界图鉴里标出来了。恺撒留斯应该能送你过去。
KiracPreSirusFight我弟弟迷失了,但为了他,我会坚持到底。
KiracSavesZana札娜!
KiracWounded快走……奥瑞亚需要你!
KiracKillingSirusOne我会干掉他!
KiracKillingSirusTwo哦,不,不行!
KiracKillingSirusThree你逃不掉的!
KiracKillingSirusFour就是现在,札娜!
KiracKillingSirusFive就是现在!
KiracKaruiArchipelagoGossip有些人说公民先锋队输了,但我要说我们不但赢了,还赢得彻底。奥瑞亚可以被摧毁,但它的人民是打不倒的,因为你我将在未知的荒野中,继续面对那些胆敢摧毁瓦尔克拉斯的一切威胁。

在卡鲁群岛的生活会很艰难,但我们也多次挺过更艰难的情况。我们会好起来的。
KiracFoundWatchstone找到要找的东西了。
KiracCombatRandom我只要一只好眼睛!
KiracCombat1我只要一只好眼睛!
KiracCombat2奥瑞亚万岁!
KiracCombat3奥瑞亚万岁!
KiracCombat4滚出我的城市!
KiracCombat5滚出我的城市!
KiracCombat6亵渎神灵!
KiracCombat7亵渎神灵!
KiracOnTheEnvoy虽说听起来有点可笑,但我们在外面碰到的任何东西如果没有立刻吃掉我们,或者把我们吓疯,那在我们的课本上就叫胜利。我们尽量多学,把观察者说的每个字都嚼烂。说不准哪一天就能拯救这个世界。
KiracOnTheEnvoyPostMaven你把贤主赶走了,但观察者还在?这可算不上好现象。我觉得它是她的手下,但如果不是,那我们可就有更大的麻烦了……
KiracOnTheMaven飘来飘去的女人最信不过了。我就在第二次运动的时候栽了个大跟头。还是少谈为妙。如果贤主打算跟你联络,那你可得认真听,但千万别放松警惕。
KiracOnTheMavenPostBaranKilled我跟你说过这活儿永远没完吗?我们一起把征服者们揪出来,一起对付希鲁斯,再一起搞清楚贤主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在那之后,我们会喝上一杯,各自回家等待全人类的下一个敌人冒头。那是我的宿命,也是我们要做的。
KiracOnTheMavenPostMavenKilled结果贤主居然是个{年轻}的上古洪魔?我这辈子见过许多可怕的东西,可这……还真让我松了口气。不过我还是很担忧,要是{它}只是个孩子,那她的长辈到底有多厉害?要是其它宇宙洪魔都把它们无数只眼睛投向 {我们}这里该怎么办?我们的未来真黑暗啊,流放者。
KiracOnBaranResurrection{见到了}巴兰?这怎么可能?除非……

肯定是贤主搞的鬼。她就喜欢在异界国度里复制强大的生物找乐子。显然她觉得我兄弟很厉害,对他做了相同的事。这外边没人能打赢他,也就是说,贤主复活他就为了跟{你}打,而且异界图鉴肯定已经准备好了赛场。

让她开开心,流放者。这可以为我们争取些时间来研究她。要是我们处理得当,那搞不好还能救巴兰。
KiracOnBaranResurrectionTwo我的想法是对的。贤主的确有能力复活巴兰,而且她已经这么做了。如果就是她让巴兰不得安息,那我们就必须消灭她,至少说服她放手。不管怎样,我们都有好一场仗要打。坚持下去吧,流放者。
KiracOnBaranResurrectionThree你给贤主上了一课,但就算我们有能耐打败她这样的永恒洪魔,她也还没输。我拿不准我们到底能不能跟她对等交流,但我必须得有这个指望。继续跟她玩游戏吧,流放者。没准哪天她会把你当成同辈,然后我们就可以要求她放过巴兰了。
KiracToEyeOfTheStorm恺撒留斯说过希鲁斯几乎完成了一座地图装置。我们能指望用它阻止征服者们相互干预。

这个装置的能量在不断增长,暴露了一个藏在猛烈风暴中的要塞。凯撒留斯能送我们进去,而且从你跟希鲁斯交手的经验来看,他恰好不在那里。如果我们能赶在他使用之前毁掉这个装置,那就能防患于未然。

世界再次危如累卵,真该死!我们俩都跟你一起去。要是这次回不来,那就是一种荣耀。
KiracOnSirusLives希鲁斯{还活着}?那凯撒留斯还不乐开了花,虽然他跟其他征服者一样疯。我会在你跟他的较量中盯住他。也许我们可以找到他到底躲在哪儿,
KiracOnSirusLivesTwo既然我兄弟留下遗言让我们警惕希鲁斯,那他肯定十分危险。我难以想象,如果他从异界国度赶来肆虐瓦尔克拉斯,会给全人类带来多大的灾难……
KiracOnAtlasAwakening异界图鉴不对劲,流放者。你在要塞里插上第四个守望石的时候,产生了一些反应。风暴正在远方凝聚,小溪正在会成河流……我这人不喜欢打比方,但我不知道该怎么来形容这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如果异界国度是一个沉睡的巨人,那我们的行动正在吵醒它。
KiracOnUnknownAwakener在你追逐异界征服者的途中,我留意到一种未知力量造成的严重破坏。这些世界会重塑,带着纷乱的力量苏醒。我以前觉得这是异界国度的自然现象,但现在我才知道有一场风暴正在凝聚。它就在外面,比我们见过的都更猛烈,呼啸着将沿途一切瓦解。我敢说,那位神秘的觉醒者就在这场风暴中央。
KiracOnSirusDead他真是个坏人吗?我每晚睡觉的时候都会想起这个问题,因为他给我的伤永远都好不了了。它就像苍蝇叮咬一样痒得不行,一点一点把我吃空,就跟我的皮肤自然愈合的速度差不多……

说回希鲁斯吧。我不敢想象,被抛在永恒的黑暗中是什么滋味,也不敢想象到底有多麻木不仁才会向自己的爱人动刀。不过到头来,我发现这一切都不重要。我们做了该做的……必要的时候,还会再干一遍。
KiracOnNiko他很忠心,但很明显不适合挑大梁。有时候我也希望有一顶带灯的帽子。我晚上去茅厕总是被绊倒。不过我似乎不该拿自己的好眼睛去换一团招眼的明火。
KiracOnNavali我知道娜瓦莉已经死了,要不然就是生和死的中间态。我问过她,如果辛格拉也对巴兰做一样的事能不能救他,结果她发着脾气,说了我这辈子头一遭听过的字眼:{愚蠢}!

我从没想过她活在无尽的死亡中会是一种……痛苦。
KiracOnJun要我说,那人就是个塞满愤怒的火药罐。我见过许多好人有同样的遭遇。有些士兵在战争中经历了不幸,回家就变了个人。老百姓永远不会懂。我们找她帮忙对付异界征服者之前,还是先让她报仇雪恨吧。
KiracOnHelena我这辈子没信过乌旗守卫。不管他们有没有重组,我永远都不会。一想到那该死的格拉维奇和他的走狗卡梅莉亚我就……但我似乎不应该因此迁怒赫莲娜。只不过他还让我耿耿于怀。
KiracOnEinhar我是个寻迹者,对打猎不陌生。但他嘛,他一门心思只有打猎,别的都不顾。我找过他帮忙一起对付异界征服者,可要直截了当从他嘴里得到回答可没辙。给我的感觉,他在野外里经常遇到他们。他似乎……对他们的评价{很高},甚至希鲁斯。真不敢想象他们俩碰到一起会说些什么。
KiracOnCassia她很漂亮。我虽然只有一只眼,可还没瞎呢。但她{太}紧张了。 我过去跟她合作过一次,顺带一提,就是对付圣堂教团的时候。不过她早忘了。她的心思全都在神明的事业上。我们这些当兵的拼了老命,结果她却把功劳都算在神头上。我真想把她唱的圣歌从脑子里赶走。
KiracConquerorsCannotSpawn线索都凉了,流放者。异界征服者们在寻找守望石,但我们已经在许多地区都部署了严密的防卫。去我们调查过的国度放置一些守望石把他们钓出来吧。我们要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KiracSpawnConquerorsAdvice要把鱼儿钓起来,我们就得好好准备鱼饵。异界征服者们在寻找守望石,那就给他们一个机会。去找个要塞安置一些守望石把他们引出来。只要他们一动,我们就可以把他们揪出来。
KiracAdvisingWatchstone0我们还不太了解那个国度。我们去探一探吧。
KiracAdvisingWatchstone1那个国度的要塞里至少需要一个守望石才能吸引一个异界征服者。
KiracAdvisingWatchstone2他们很警惕。那个国度的要塞里至少需要两个守望石才能吸引一个异界征服者。
KiracAdvisingWatchstone3他们发现了我们的行动。那个国度的要塞里至少需要三个守望石才能揪出一个异界征服者。
KiracAdvisingWatchstone4他们知道这是一场死战,流放者。那个国度的要塞里至少需要四个守望石才能把一个异界征服者勾出来。
KiracAdvisingLexProxima我在未来之律发现了一些行踪。
KiracAdvisingTirnsEnd有一种预感要我们去提恩止境找一找。
KiracAdvisingGlennachCairns我们很有必要去查一查格伦纳赫石冢。
KiracAdvisingValdosRest凯撒留斯可能不同意,但我们得去瓦尔多之息踩踩点。
KiracAdvisingLexEjoris恩约利斯之律有敌人活动的迹象。
KiracAdvisingHaewarkHamlet海沃克村似乎有我们要找的猎物。
KiracAdvisingNewVastir新瓦斯蒂尔最近似乎有外人去过。
KiracAdvisingLiraArthain利拉亚森躲了个异界征服者。十拿九稳。
KI_18
KI_20
KI_46_1A
KI_46_1B
KI_46_2A
KI_46_2B
KI_46_3A
KI_46_3B
KI_47_1A
KI_47_1B
KI_47_1C
KI_47_2A
KI_47_3A
KI_47_3B
KI_47_3C
KI_47_4A
KI_47_4B
KI_47_4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