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Audio /2 ⍟

Text Audio /2 ⍟

类型名字Count
Echoes of the Atlas贤主1878
Echoes of the Atlas观察者93

章节 13

任务 /6 ⍟

任务 /6 ⍟

章节图示名字显示物品素质
13Maven贤主:未至之国
主线
贤主请你去挑战她的造物。请把贤主之邀放进地图装置来接受邀请。
13HaewarkHamlet贤主:海沃克村
主线
贤主希望能亲眼目睹你打赢这张地图的首领战。
13GlennachCairns贤主:格伦纳赫石冢
主线
贤主希望能亲眼目睹你打赢这张地图的首领战。
13ValdosRest贤主:瓦尔多之息
主线
贤主希望能亲眼目睹你打赢这张地图的首领战。
13LiraArthain贤主:利拉亚森
主线
贤主希望能亲眼目睹你打赢这张地图的首领战。
13Maven贤主
主线
贤主邀请你前往她的国度参加最终挑战。
Lore compilation

Lore compilation

This is following u/justathetan "Lore compilation update for 3.15"
  • 异界的回响
  • 它的身躯在广袤的空无中仿佛没有重量般弯曲,它扭曲分解,在黑暗中刻下伤痕。光明从缝隙中涌出,大军紧随其后,在喧嚣中被活生生的深渊纳为祭献。

    观察者, "裂隙"

  • 空无如寒冰一般破碎,土崩瓦解,猛烈地挣扎着,在存在中留下自己的痕迹。就连群星都在它们纠结的肢体和呼啸的嘴巴面前隐去。只有一个捕食者蛰伏在每一个新生者的脑海中。

    观察者, "纠缠"

  • 永恒的静止被运动的巨浪翻波取代。它的牙齿和眼睛闪烁着微弱的寒光,就仿佛在愤怒中垂死的星辰。那仿佛只有一瞬间,但我不能确定。在那之前,时间没有意义,也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观察者, "行动"

  • The Elder and the Silence
  • 它的饥渴永无止尽,在世界之间横冲直闯,追逐着往日的一切,又阻止一切逝去。有些魂灵,比方说你,身边萦绕着无数经历和回忆形成的烟云,对它就是一种无法抑制的诱惑。

    它有许多名字。瓦解者,腐坏之子。你们这里回响的历史又给了它另一个名字:裂界者。

    它服侍更伟大的力量,我也一样。它们仍在运作,但它们的仆人已经不再了,它们的殿堂空了。至少暂时如此。

    观察者, "裂界者"

  • 亘古以来,黑暗随着它不停进食而膨胀,现在... 却只剩下了大寂静。这样的沉寂对依赖它的存在来说震耳欲聋。深渊已经在寻找死寂的源头。首次越界的碰撞早在黎明前很久就发生了。一位索求者早已到来。你大概知道是谁,也许你想知道原因。

    贤主渴望新的纷争。她早已厌倦了自己手上的国度。她不是唯一的一个。这片死寂惊扰了他们全体。

    你害怕贤主。你害怕她就是裂界者。裂界者不但回来了,还有恃无恐。她的确如此,但又并非如此。

    贤主并不为腐坏服务,她只屈从于自己的愉悦,用一个又一个毫无意义的挣扎来打发自己的永恒。

    她不是裂界者。但你的确应该害怕她。

    观察者, "贤主"

  • 它的双眼栖息在群星之间,带着羡慕和渴求,目不转睛地望着这里。这里就是大寂静的源头,是开端的开端,是它们在永恒漫游中的进食被中止的起点。

    观察者, "无尽凝视"

  • 使者与释界
  • 愿你安好,流浪者。我是一名信使,来自至远至暗之国,化身为需要聆听之人最感舒适的形象。

    伟大至高的存在们已经听到了大寂静在此萦绕的回音,都纷纷把目光投向了这里。感到高兴吧,流浪者,因为她将要降临,亲眼目睹你的挣扎。

    观察者, "初次见面"

  • 我们是同胞而生,但分属两个魂灵,两个身躯。我们是至亲,都生于混沌无序的虚空。但我们并不共有一个造物主。她是我的看守,也是我的监狱。而我是她的护卫,也是她的侍从。

    观察者, "贤主"

  • 我们是由早已死灭的群星之线编织而成,化身为需要聆听之人能理解的形象。我曾想记住这副模样,却做不到。我曾想变回过去的样子,却做不到。我已经被你锁定了,流浪者。你的存在和我的职责已经将我淹没,在这一切之上,丝线还在继续编织,仿佛一条巨蛇在海面上游弋。

    观察者, "有形"

  • 创造产生创造,接着产生更多创造。秩序和野心拉着它们前进,而时间和熵却拖着它们的腿。她的先辈曾想试探无限力量的极限,于是承担起造物主的重担,陷入了时间的泥潭。这对永恒不朽者微不足道。但如今大寂静来了,它震耳欲聋。

    观察者, "她的先辈"

  • 她从太初之始就在自我搏斗。她认为一切运动和不动之物中都藏有一个道理。到底是什么将它们二者分离?为什么会有运动,为什么又会不动?她发现生命截然不同。她本不会动,可她却动了,而动的本该是我。她活过吗?她不知道,我也回答不了。

    观察者, "她的问题"

  • 她曾经充满了青春活力,一切对她都曾经很新鲜。她曾像孩子一样好奇,这给了她活力,也让她筋疲力尽。在她的坚持下,他们去很远的地方寻找新鲜事物,却从没有满足她的好奇心。她最喜欢纷乱和竞争。

    观察者, "她的惊叹"

  • 他们哭喊着母亲的奶水,然后得到了满足。雨水充沛的时候,他们载歌载舞。如今羊水枯竭,他们便在求生的私斗中接连倒下。

    观察者, "幸存"

  • 观察者
  • 我本以为自己跟蚀刻在黑暗中的无穷倒影不同。我本以为自己是自由的,它们却不自由。它们每一个都有相同的思维,都走上了相同的道路,都遭遇了相同的命运。但我不一样。然而我却在它们永久的回响中不停重蹈覆辙。

    观察者, "愚人"

  • 我路过一座血肉堡垒,它高入云霄,让星辰窒息。随我足迹而来的那些人并没有停下,他们把我推上那温热的墙壁。在追随者的催促下,我被生吞活剥,迎接我纳入他的怀抱。

    观察者, "壁垒"

  • 我被引入黑暗,手里只有一枚燃烧着愤怒的火炬,为我指向她的道路。我能感到她的牵引,能感到火焰亲吻着我的脸庞。我在这趟旅途上早已消耗殆尽,变成了她怀中的空壳,只能永远保护她,却离不开她。这大概是我遭受的无上惩罚。

    观察者, "惩戒"

  • 每天夜里沉寂都会降临,将离别的想法抛进漆黑的深海。我只能看着自己的希望沉没,在死寂中被冲刷到岸上,仿佛一件被肆意抛弃的衣服装点着尖锐的沙砾。

    观察者, "苦痛"

  • 使命是赐予幸运儿的祝福,还有那些把命运交托给命运编织者的人。我们毫不犹豫就对光明守护者的恼骚采取了行动。虽然他照亮了道路,但我们看不见,也不需要看见。往前看,只能在光明中沦为尘埃。

    观察者, "光明守护者"

  • 贤主
  • 她想逃走,想逃离她自己创造的孤岛监狱。她咬牙切齿,仿佛在无声中舞蹈。然而监狱的围墙太高,里面的警卫都全副武装,他们手中的长矛可以把她的影子撕碎。

    观察者, "她的不安"

  • 大寂静忽然来临,震耳欲聋。虽然监狱的外墙仍然高耸,但在她触碰下已经开始破损。她逃了出来,牵连了无数人。她的邀请十分明确,无法拒绝。它震动了他们全体,而我们不能袖手旁观。

    观察者, "她的逃脱"

  • 我曾想数一数跟着她跨过屏障的有多少,结果一个都没有,而且都在光明中化为了尘埃。这是个孤独的使命,不眠不休,自万物初生就看着这些原始的东西在时间的烘炉中锻造成型。我的惩罚没那么容易逃避。

    观察者, "光明守护者之怒"

  • 虽然我不愿,但我还是跟在她身后。我在一个短如生命的瞬间里看到自己可以浪迹天涯,不用再回来,但我没有那么做。我的思想可以无拘无束,但我的身躯却被牢牢束缚。

    观察者, "束缚"

  • 释界来临
  • 请停步注意这条警告吧,流浪者。贤主已经降临。她前来目睹你的挣扎,目睹你的征战,确认你有资格面对挑战。你若心有畏惧,那你也离死期不远。

    她在等你,流浪者,而她从来都没有耐心。

    观察者, "警告"

  • 贤主只喜欢痛苦和挣扎。这种痛苦已经深入虚空的够造之中。它的影响看不见,却无所不在,跟贤主炮制的苦痛一起填满了每一个空间。你能感觉到它,因为你已经被它填满,并且正在给它续命。

    观察者, "永久"

  • 为我的乐子打吧!

  • 无聊少了。为我打吧。

  • 我想看更多战斗。再多点!

  • 玩具没了我好多了。

  • 与释界战斗
  • 看门人!快来!

  • 我受伤了!

  • 玩具忤逆我。玩具让我受伤。这玩具……还活着吗……?

  • 我要跟这个玩具道歉。我没发现……你……跟我一样……

  • 我希望我们还能继续一起玩。

  • 你可以成为干预的力量,流浪者。你已经证明了自己的实力,也证明了自己的无知。

    贤主只是个新生儿,她是一棵新苗,是刚刚离巢的雏鸟。如果我让你继续,她一定会唤来自己的先辈。如果我让你继续,你一定会将一切都拖入它的巨喉。

    贤主必须得到保护和指引,这是对你们俩的仁慈。末日被推迟了,但它不可避免。我希望你珍惜剩下的光阴,准备好迎接它的到来。

    观察者, "初次见面"

輿圖謎音FAQ

輿圖謎音FAQ

释界与她的挑战

Q:释界的游戏进度如何运作?她和赛勒斯/守望石进展同时发生吗?

A:释界的进度与赛勒/守望石的进度无关。第一次与释界接触后,可以使用她在地图装置的信标呼叫她,以见证地图头目的击杀捕获。她的见证使头目更加困难。

完成一定数量捕获后会掉落任务物品,物品放地图仪前往释界竞技场,与竞技场中数量不断增加的头目战斗,第一次完成 3, 4, 5, 6, 10 头目分别给予两点舆图天赋点数。之后 10 个头目的战斗是可重复的。在 10 个头目战斗后,有机会与释界进行战斗。

进度是在每个舆图区域的基础上进行的。释界竞技场中的每一次成功战斗奖励两个舆图天赋点数,可以分配给该区域的舆图天赋树。

Q:组队中的释界如何获得进度和奖励?

A:组队完成战斗,其他队员也视同完成战斗。但奖励只会给开图者。

Q:如何捕获被用在竞技场的头目?

A:在地图仪旁边有个释界信标,点击后就会召唤她见证与头目的战斗。击杀头目会自动计算。直到释界见证足够多的头目战斗,通往竞技场的物品就会掉落。

Q:释界似乎是赛勒斯的资料片,类似於尊师是塑界者的资料片。可以预期释界的故事和赛勒斯有关,或是更为独立?

A:释界和赛勒斯的故事同时存在。释界是古老存在个体,更像是尊师故事线的延续,与赛勒斯是分开的。

Q:在释界的竞技场,头目战斗的困难度?

A:第一个邀请是任务物品,增加头目战斗数量取得进展。第一次完成 10 个头目战斗后,有机会取得邀请物品,该物品可以有词缀且可以工艺,进而增加战斗难度。在释界竞技场同一个头目不能重复,并且根据该次战斗组队的人数调整怪物等级。

Q:有提到释界是第一个,是否计画为可扩充的系统?

A:古老存在注意到尊师失踪了。释界是第一个来寻找的人,可能不会是最后一个。

Q:释界可以见证传奇地图的头目吗?

A:不能

Q:地图头目的等级是否会影响捕获头目,例如守望石改变地图的等级?

A:释界的挑战是固定的怪物等级。因此,在竞技场的等级不会直接被影响。不过,困难释界挑战需要捕获高阶地图头目。

Q:一些根据特殊地形的头目战斗在竞技场如何发挥作用?

A:会调整头目技能以适应竞技场,而不是完全移除。

Q:释界和双头目地图如何运作?

A:击败双头目后,只会增加一个计数。

Q:被尊师守护者占领的地图可以捕获吗?

A:可以

Q:在释界竞技场死亡可以重新进入吗?

A:释界竞技场从地图仪开启六个传送门,有足够的传送门就可以进入。

舆图天赋树

Q:舆图天赋树是特定於每个舆图区域?

A:是。每个舆图区域都有自己的固定天赋树,并且仅将其奖励应用於该区域内的地图。可以分别为每个天赋树取得点数。天赋重置点数(会来自於新通货)不是特定於区域的。

Q:天赋树会在什么阶段解锁?大概是觉醒等级8吗?

A:差不多是觉醒等级8,不过有些区域会早於。

Q:由於舆图天赋树是每个舆图区域的,是否代表某些联盟机制只会出现在特定舆图区域?

A:每个舆图天赋树都是唯一的,某些联盟机制会出现在多个舆图区域中。

Q:联盟机制之后只会出现在特定舆图区域还是随机的?

A:联盟机制仍会随机出现。

Q:札娜的地图仪词缀仍然存在吗?

A:存在

Q:新增的可工艺守望石对新玩家的影响?

A:可工艺的守望石是选择性的,不会锁定进度,并且在终局才会出现。想要最大化收益的玩家才需要理解机制并制作。舆图天赋树和可工艺守望石都是永久性的,不需要持续维护或时间投入。

Q:如何获得舆图天赋树重置点数?

A:新的通货物品可以获得该点数。此物品会随机掉落,但还有更多确定性的取得方式,可能在游玩时会发现。

Q:舆图天赋树重置点数获取困难度?是否会需要经常调整或大多数时间保持原样就好?

A:新的通货物品可以获得该点数。想要多久更换一次取决於玩家想要赚钱的程度。

终局奖励

Q:如何追踪那些守望石和舆图天赋树影响了该地图?

A:把地图放入地图仪,会跳出画面显示被守望石和舆图天赋树影响的统计资讯。

Q:可工艺守望石有限制使用数量?

A:你可以全部都替换成可工艺守望石。但是每个可工艺守望石会锁定特定舆图区域,这会在守望石状态显示,以防止使用同一组守望石被使用在所有舆图区域。

Q:可以同一舆图区域使用同类型的可工艺守望石?

A:可以,词缀效果会叠加。

Q:可工艺守望石有使用次数限制吗?

A:没有

Q:可工艺守望石可以交易吗?

A:可以

Q:可工艺守望石会影响觉醒等级吗?

A:会

Q:在完成所有守望石任务前会取得可工艺守望石吗?

A:可以,但不会太多

Q:释界之玉可用於那些物品?

A:具有两个势力词缀的物品。遗产词缀或词缀无法被变更的无效。

Q:释界之玉可以升级那些词缀?

A:可以升级任何势力词缀,例如T3变成T2。如果是T1升级会变成T0「高尚」。

Q:释界之玉和多种势力物品的互动?

A:对它而言是没有差异的。在一件有3个塑界词缀和3个救赎者词缀的物品上使用,仍然会随机删除1个词缀和随机升级1个词缀。

Q:可以使用TransferOrb唤醒者之玉转移升级后的词缀?

A:可以

Q:释界之玉的稀有度?

A:类似於TransferOrb唤醒者之玉

End Game Bosses /18 ⍟

End Game Bosses /18 ⍟

赛季Bosses
1.1 阿兹里瓦尔女王阿兹里 · 瓦尔圣器
1.2 超越终焉之末阿巴萨斯 · 黑暗深渊巴曼斯 · 破碎虚空艾菲吉 · 扭曲之岩奈恩 · 饥渴狂焰提耶须
2.3 预言疫病大嘴兽希伯 · 尖刺耳语茵雅 · 野兽之王伊瑞 · 无息女皇福库尔
2.4 虚空 守护者塑界者 · 奇美拉守卫 · 九头蛇守卫 · 牛头人守卫 · 凤凰守卫
2.5 裂隙 Lord逐梦者‧夏乌拉 · 异念‧艾许 · 崩雪‧托沃 · 截载者‧乌尔尼多 · 黑暗余烬·索伏
3.1 深渊 Lich暗光领主阿曼娜姆 · 弱言领主乌拉曼
3.1 裂界者 守护者裂界者 · 裂界守卫:约束 · 裂界守卫:奴役 · 裂界守卫:寂灭 · 裂界守卫:净世
3.2 猎魔笔记深海初子 克林斯昂 · 大地初子 法瑞尔 · 暗夜初子 费努姆斯 · 苍空初子 萨奇沃
3.3 穿越瓦尔妖塔
3.4 地心探索盲目者亚华托提利 · 水晶之王奥尔 · 墨血库高
3.5 背叛者亡灵大师卡塔莉娜
3.6 虚空幻境维纳留斯 · 重著的融合体 · 强化的融合体 · 变化的融合体 · 扭曲的融合体
3.9 舆图战记诸界觉者希鲁斯 · 猎人阿尔赫兹敏 · 救赎者维利塔妮娅 · 督军狄洛克斯 · 圣战者巴兰
3.11 庄园庄园化身欧莱娜 · 荆棘之母厄稀 · 夜生之子囊赫利姆 · 凶兆贾纳尔
3.13 异界的回响贤主
3.14 致命贪婪试炼使者
3.15 先祖秘藏英雄伙伴梅德维德 · 坚持到底的沃拉娜 · 贪婪叛徒乌崔德 · 堕落之源欧罗什
3.16 异度天灾憎恨牧者科塔席 · 贪婪巨喉咕尔 · 死亡天使贝达特
异界地区 头目 /4 ⍟

异界地区 头目 /4 ⍟

异界地区 /4 ⍟

异界地区 /4 ⍟

Code名字
TopLeft海沃克村
TopRight瓦尔多之息
BottomLeft格伦纳赫石冢
BottomRight利拉亚森
异界图鉴目标 /5 ⍟

异界图鉴目标 /5 ⍟

图示名字升级
札娜
尼克
阿尔瓦
伊恩哈尔

Community Wiki

Wiki Edit

Wikis Content is available under CC BY-NC-SA 3.0 unless otherwise noted.
Wiki Edit

Wikis Content is available under CC BY-NC-SA 3.0 unless otherwise no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