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莱娜
Oshabi

欧莱娜(Oshabi)

幽魂N
区域
词缀monster_slain_experience_+% [100]
monster_dropped_item_quantity_+% [1500]
monster_dropped_item_rarity_+% [2000]
unique_boss_curse_effect_on_self_+%_final [-66]
无法被完全减速
monster_additional_quantity_of_dropped_items_in_merciless_+% [4000]
monster_additional_rarity_of_dropped_items_in_merciless_+% [3000]
monster_additional_quantity_of_dropped_items_in_cruel_+% [2000]
monster_additional_rarity_of_dropped_items_in_cruel_+% [1500]
cannot_be_stunned_while_stunned [1]
cannot_be_stunned_for_ms_after_stun_finished [2000]
标签red_blood, human
Model模型查看器
伤害200%
生命1200%
Energy Shield From Life100%
Ailment Threshold1200%
攻击暴击率5%
类型HarvestOshabiTreeWalk
攻击距离6 ~ 14
攻击间隔1.995 秒
伤害分布20%
命中+100%
火焰抗性冰霜抗性闪电抗性混沌抗性
第 1 部1515157
第 2 部30303020
地图40404025
Path of Building
Spectre
-- Data\3_0\Spectres.lua
minions["Metadata/Monsters/LeagueHarvest/Oshabi/OshabiTreeWalk"] = {
    name = "Oshabi",
    life = 12,
    energyShield = 1,
    fireResist = 40,
    coldResist = 40,
    lightningResist = 40,
    chaosResist = 25,
    damage = 2,
    damageSpread = 0.2,
    attackTime = 1.995,
    attackRange = 14,
    accuracy = 1,
    skillList = {
    },
    modList = {
    },
}
欧莱娜 Audio /27 ⍟

欧莱娜 Audio /27 ⍟

Title名字Audio
初次见面我叫欧莱娜。在这片土地上出生,又在这里过了一辈子,总有一天会死在这里。我希望等那天来临后,我还能安静地做个死人。

我们阿兹莫里人已经所剩无几,不过这片土地已经不再跟我耳语,我的兄弟姐妹们也把我抛弃。在这一点上,我们倒有不少共同之处。

初次见面我叫欧莱娜,是阿兹莫里人的孩子。我在瓦尔克拉斯出生,又在这里过了一辈子,总有一天会死在这里。我希望等那天来临后,我还能安静地做个死人。

我们阿兹莫里人已经所剩无几,不过这片土地已经不再跟我耳语,我的兄弟姐妹们也把我抛弃。在这一点上,我们倒有不少共同之处。

我找了很久才找到一个你这样的人。你既强大又有力量。虽然你不需要工作,但我还是有个工作要给你。

你大概在旅途种已经见过这片土地上的脓疮,它们身上隐藏着种子。只要你找到这些种子,我就会来找你。

古灵庄园如果你不想被那些慢吞吞的死人吃掉,那你就需要更强大的力量。我见过你的实力了。你很有潜力,但现在还太嫩,还没经历过什么叫真正的大风大浪。

如果你不想跟其他人一样失败,就多采集些种子跟我来。我打算让你开开眼。


古灵庄园这就是我说过的种子。带上它们跟我走。我要给你看些东西。

种子我小时候应该没见过这种种子。它们不但对我是全新的,对瓦尔克拉斯也是。它们跟过去见过的种子都不一样。它们不需要开花结果。嗯,它们就是这片土地本身孕育出来的。充盈着这片土地的所有命能。这是天赐,只要我们能揭开它背后的奥秘。

古灵庄园这里就是古灵庄园。我是它的园丁,你是它的客人。它泥土里埋藏着伟大的宝藏,威力绝伦。想必你已经在瓦尔克拉斯见识过那些勃发的力量了吧?死人不肯安息,活物被隐形的力量扭曲重塑。而就在这片庄园里,我们能窥见塑造生命的图样。我们能从孕育者身上剥离怪物,只要庄园允许,我们还能运用它身上的创生之力。

见到附近种的东西了吗?孕育的生命正在它们当中沉睡,不停生长。把它弄醒,干掉它。这就是庄园的意愿。

古灵庄园只要一旦从孕育者身上剥离,它的造物就不会再复活了。连着发光管道的采集器里就是瓦尔克拉斯所有活物赖以生存的力量,它们看不见,叫做命能。就是它让死者复生,还充满了饥渴和无畏。正因为我们不懂得如何运用它,所以才让活物扭曲变形。不过时代在变化。

把你在外面找到的种子带过来,种在采集器周围的泥土里。我们就可以重新把命能抽出来。

古灵庄园很好。庄园在歌唱,它同意了。它欢迎你留下做客了,流放者。种下的种子在生根的时候很安全。我敢保证。只要假以时日,它们必将结出果实。

你可以找到其它种子。我希望你把它们都带回来。既然我们打算运用这种蛮荒之力,那种子就越多越好。我们回头见。

命能采集器很好。我们有属于自己的创生之力了。自然的造化和人类的发明结合在一起就能诞生出既伟大又恐怖的奇迹。自然没有善恶之念,我们有责任去引导它。

命能储藏庄园吃饱了能量,感觉到了吗?

我们得保证手上随时有命能可用,有些种子没它就长不了。

命能扩散器有些种子在生根前需要好好哄哄。偶尔一份小小的祭品就能带来极大的效果。要想抽出这些种子的生命之力,我们得先用掉一点流动的能量。

扩散器可以把储存的能量导向需要它的地方。把更好的种子种在扩散器周围,再用管道把扩散器跟库存连起来。过一段时间,我们的回报能翻好几倍。

命能扩散器新的种子能带来新的机遇,但同时对安全的要求也越来越高。

进步是有代价的。你现在看到了吧。

原始种子真奇怪……你的种子我以前从没见过。虽然命能一样,但跳动的节奏却截然不同。我们应该单独找个地方来种它们。带上这些采集器,给它们找个最好的地方,让它们结果。

活性种子真奇怪……你的种子我以前从没见过。虽然命能一样,但跳动的节奏却截然不同。我们应该单独找个地方来种它们。带上这些采集器,给它们找个最好的地方,让它们结果。

原始种子这片土地总让我们惊奇。在这些种子里盘旋的命能又跟我们过去见过的不太一样了。我们为它们准备了第三套采集器。尽你最大的努力满足庄园的意愿吧。

活性种子这片土地总让我们惊奇。在这些种子里盘旋的命能又跟我们过去见过的不太一样了。我们为它们准备了第三套采集器。尽你最大的努力满足庄园的意愿吧。

古灵庄园这里是不是很漂亮?这地方肯定比永恒帝国还古老。至于瓦尔嘛,我倒不清楚。不过这地方不像他们的风格。我更觉得是我的祖先阿兹莫里人修了这地方。它从这片土地上塑造出来为其服务,即是一座纪念碑,又是补救措施。

我过去得到过保佑,跟这片土地产生过很深的联系。它跟我说话,让我茁壮。可这种联系早就断了。而且我的族人也跟我断了联系。我很孤独。迷茫得很。这片土地再也不跟我说话了……直到我找到这地方。”

这座庄园重新让我跟这片土地联系起来,还更强了。我听到的不再是耳语了,而是歌唱。

我打算好好利用这个地方来光大它。我希望你也加入进来。

命能这就是我给这种看不见的力量取的名字,就是它让死人重生,让野兽和树木变成畸形。这片圣地的土壤能从这里生长的种子里施放这种能量。我们可以用这些管道和采集器搜集它们,再重新导向……更有用的地方。

腐化我以前没听说过腐坏,还有玛拉凯的事。阿兹莫里人总会极力避免说起永恒帝国的人。玛拉凯的目标居然跟我们差不多,这真让我受打击。而他的解决办法仅仅是依靠永恒帝国的铁腕。

腐坏跟命能也很相似。但你已经消灭了腐坏之根,命能仍然在所有生命体内流淌,这片土地似乎已经被命能的精华浸润得很深了。

也许它们是一回事,也许它们根本不一样。当然它们也许就是同一个硬币的两面。但只要命能还继续在瓦尔克拉斯的活物和死者身上流淌,那都没关系。我们会从玛拉凯的失败中汲取教训。这就是古灵庄园的教诲。

腐化众神兴衰,腐坏起落……还有命能……它们彼此之间都有联系,盘根错节,根植在所有生命之中。无论这种能量属于神圣、黑暗,还是自然,寻求这种支配力量的人务必要谦卑。

我们不应该用这种力量取改变别人。不……这种力量只应该用来改变自己。让我们按照瓦尔克拉斯的意愿重生。

改变这座庄园已经改变了。是你在这里的一些行为造成的……庄园已经发现了。它在向我示意。

命能会重塑它碰到的一切。修改他们,改良他们。我们已经亲眼见证,并亲自实操过了。现在我必须拿自己来试试了。我必须亲自体会命能在体内流淌的感觉。

古灵庄园要我来做种子,流放者。我将进入生命所能承受的终极体验,那也是我应该做的。我将按照瓦尔克拉斯的意愿重获新生。我是头一个。而一旦我得到圆满,你就是下一个。

怪物哪怕最低级的虫子在面临危险也要挣扎求生。而命能就是最纯粹的求生本能,所以它的挣扎显然……极其猛烈。它不想被我们掌握,因此它创造怪物来保卫自己。而我只能靠你的本事来保护我。还有你的君子风度。

河岸营地把我赶出家园的那些人也已经无家可归了。自然有时候很残忍,有时候又挺公平。我觉得这个例子两者兼有。

我想伊娜还自称是什么“精魂”的先知吧。只要不提就行了。他们不会提到我,还有所有被他们驱逐的人。看到了吧,这就是他们保持纯粹的办法,根本不是什么奇迹。只要他们觉得谁被污染了就把谁放逐。他们肯定没跟你说过这个,对吧?

流放者他们听不到这片土地的耳语。除了我之外,阿兹莫人里全都是聋子。他们不懂我为什么要带走那孩子,为什么要把她献祭给大地。我感觉到这片土地要求一份祭品。结果被他们阻止了,这片土地就衰退了。他们不相信有这个必要。那孩子的血能让大地丰饶,滋养数不清的人。

阿兹莫里人把我流放了。我的名字也成了禁忌。从那时起,我就孑然一身,没有了部落,也再也听不到耳语。

可那一切指引我来到古灵庄园。

罪孽那美德窃贼帮过你的大忙,但我怀疑也就顶多如此了。从你说的来看,他还算留着真正的良知。不过这也让他承受的苦难变成传说里的段子,他想帮助人类的道路也会充满痛苦,最终徒劳无功,这一点我很肯定。

纯净就算有神力在身,人始终是人。任谁觉得自己金光闪闪,是凌驾众生的天神,那就再也不能像乞丐一样有谦卑心。他当然会南下,去弥补自己的过错,但我敢肯定,他回来的时候会毫无愧疚,亲自赦免自己。他是会想办法“帮助”那些劣等人。但我们都知道那不会有好结果。

使用命能命能在刚刚释放的时候最有可塑性。最好抓紧时间加以利用。虽然储存起来的命能也能用,但要用它们来实现我们变革性的目标就困难多了。

Oshabi /106 ⍟

Oshabi /106 ⍟

Code名字Audio
OshabiFirstWildGreeting你想得到更强大的力量吗,流放者?
OshabiIntroduction我叫欧莱娜。在这片土地上出生,又在这里过了一辈子,总有一天会死在这里。我希望等那天来临后,我还能安静地做个死人。

我们阿兹莫里人已经所剩无几,不过这片土地已经不再跟我耳语,我的兄弟姐妹们也把我抛弃。在这一点上,我们倒有不少共同之处。
OshabiFirstMissionStepOne如果你不想被那些慢吞吞的死人吃掉,那你就需要更强大的力量。我见过你的实力了。你很有潜力,但现在还太嫩,还没经历过什么叫真正的大风大浪。

如果你不想跟其他人一样失败,就多采集些种子跟我来。我打算让你开开眼。
OshabiFirstMissionStepTwo这里就是古灵庄园。我是它的园丁,你是它的客人。它泥土里埋藏着伟大的宝藏,威力绝伦。想必你已经在瓦尔克拉斯见识过那些勃发的力量了吧?死人不肯安息,活物被隐形的力量扭曲重塑。而就在这片庄园里,我们能窥见塑造生命的图样。我们能从孕育者身上剥离怪物,只要庄园允许,我们还能运用它身上的创生之力。

见到附近种的东西了吗?孕育的生命正在它们当中沉睡,不停生长。把它弄醒,干掉它。这就是庄园的意愿。
OshabiFirstMissionStepThree只要一旦从孕育者身上剥离,它的造物就不会再复活了。连着发光管道的采集器里就是瓦尔克拉斯所有活物赖以生存的力量,它们看不见,叫做命能。就是它让死者复生,还充满了饥渴和无畏。正因为我们不懂得如何运用它,所以才让活物扭曲变形。不过时代在变化。

把你在外面找到的种子带过来,种在采集器周围的泥土里。我们就可以重新把命能抽出来。
OshabiFirstMissionStepFour很好。庄园在歌唱,它同意了。它欢迎你留下做客了,流放者。种下的种子在生根的时候很安全。我敢保证。只要假以时日,它们必将结出果实。

你可以找到其它种子。我希望你把它们都带回来。既然我们打算运用这种蛮荒之力,那种子就越多越好。我们回头见。
OshabiCollectorMissionStepOne庄园很大,可我们搜集命能的设备太差了。这一点可以改进。带上这些采集器,放到你想种下种子的地方去吧。没有采集器,种子里的命能就会逃逸。那就没法被我们所用了。
OshabiCollectorMissionStepTwo很好。我们有属于自己的创生之力了。自然的造化和人类的发明结合在一起就能诞生出既伟大又恐怖的奇迹。自然没有善恶之念,我们有责任去引导它。
OshabiStorageMissionStepOne庄园吃饱了能量,感觉到了吗?

我们得保证手上随时有命能可用,有些种子没它就长不了。
OshabiDisperserStepOne有些种子在生根前需要好好哄哄。偶尔一份小小的祭品就能带来极大的效果。要想抽出这些种子的生命之力,我们得先用掉一点流动的能量。

扩散器可以把储存的能量导向需要它的地方。把更好的种子种在扩散器周围,再用管道把扩散器跟库存连起来。过一段时间,我们的回报能翻好几倍。
OshabiDisperserStepTwo新的种子能带来新的机遇,但同时对安全的要求也越来越高。

进步是有代价的。你现在看到了吧。
OshabiDifferentSeedsOne真奇怪……你的种子我以前从没见过。虽然命能一样,但跳动的节奏却截然不同。我们应该单独找个地方来种它们。带上这些采集器,给它们找个最好的地方,让它们结果。
OshabiDifferentSeedsTwo这片土地总让我们惊奇。在这些种子里盘旋的命能又跟我们过去见过的不太一样了。我们为它们准备了第三套采集器。尽你最大的努力满足庄园的意愿吧。
OshabiOnSeeds我小时候应该没见过这种种子。它们不但对我是全新的,对瓦尔克拉斯也是。它们跟过去见过的种子都不一样。它们不需要开花结果。嗯,它们就是这片土地本身孕育出来的。充盈着这片土地的所有命能。这是天赐,只要我们能揭开它背后的奥秘。
OshabiOnGrove这里是不是很漂亮?这地方肯定比永恒帝国还古老。至于瓦尔嘛,我倒不清楚。不过这地方不像他们的风格。我更觉得是我的祖先阿兹莫里人修了这地方。它从这片土地上塑造出来为其服务,即是一座纪念碑,又是补救措施。

我过去得到过保佑,跟这片土地产生过很深的联系。它跟我说话,让我茁壮。可这种联系早就断了。而且我的族人也跟我断了联系。我很孤独。迷茫得很。这片土地再也不跟我说话了……直到我找到这地方。”

这座庄园重新让我跟这片土地联系起来,还更强了。我听到的不再是耳语了,而是歌唱。

我打算好好利用这个地方来光大它。我希望你也加入进来。
OshabiOnLifeforce这就是我给这种看不见的力量取的名字,就是它让死人重生,让野兽和树木变成畸形。这片圣地的土壤能从这里生长的种子里施放这种能量。我们可以用这些管道和采集器搜集它们,再重新导向……更有用的地方。
OshabiOnCorruption我以前没听说过腐坏,还有玛拉凯的事。阿兹莫里人总会极力避免说起永恒帝国的人。玛拉凯的目标居然跟我们差不多,这真让我受打击。而他的解决办法仅仅是依靠永恒帝国的铁腕。

腐坏跟命能也很相似。但你已经消灭了腐坏之根,命能仍然在所有生命体内流淌,这片土地似乎已经被命能的精华浸润得很深了。

也许它们是一回事,也许它们根本不一样。当然它们也许就是同一个硬币的两面。但只要命能还继续在瓦尔克拉斯的活物和死者身上流淌,那都没关系。我们会从玛拉凯的失败中汲取教训。这就是古灵庄园的教诲。
OshabiOnCorruptionTwo众神兴衰,腐坏起落……还有命能……它们彼此之间都有联系,盘根错节,根植在所有生命之中。无论这种能量属于神圣、黑暗,还是自然,寻求这种支配力量的人务必要谦卑。

我们不应该用这种力量取改变别人。不……这种力量只应该用来改变自己。让我们按照瓦尔克拉斯的意愿重生。
OshabiOnChange这座庄园已经改变了。是你在这里的一些行为造成的……庄园已经发现了。它在向我示意。

命能会重塑它碰到的一切。修改他们,改良他们。我们已经亲眼见证,并亲自实操过了。现在我必须拿自己来试试了。我必须亲自体会命能在体内流淌的感觉。

古灵庄园要我来做种子,流放者。我将进入生命所能承受的终极体验,那也是我应该做的。我将按照瓦尔克拉斯的意愿重获新生。我是头一个。而一旦我得到圆满,你就是下一个。
OshabiOnMonsters哪怕最低级的虫子在面临危险也要挣扎求生。而命能就是最纯粹的求生本能,所以它的挣扎显然……极其猛烈。它不想被我们掌握,因此它创造怪物来保卫自己。而我只能靠你的本事来保护我。还有你的君子风度。
OshabiOnRiverEncampment把我赶出家园的那些人也已经无家可归了。自然有时候很残忍,有时候又挺公平。我觉得这个例子两者兼有。

我想伊娜还自称是什么“精魂”的先知吧。只要不提就行了。他们不会提到我,还有所有被他们驱逐的人。看到了吧,这就是他们保持纯粹的办法,根本不是什么奇迹。只要他们觉得谁被污染了就把谁放逐。他们肯定没跟你说过这个,对吧?
OshabiOnExile他们听不到这片土地的耳语。除了我之外,阿兹莫人里全都是聋子。他们不懂我为什么要带走那孩子,为什么要把她献祭给大地。我感觉到这片土地要求一份祭品。结果被他们阻止了,这片土地就衰退了。他们不相信有这个必要。那孩子的血能让大地丰饶,滋养数不清的人。

阿兹莫里人把我流放了。我的名字也成了禁忌。从那时起,我就孑然一身,没有了部落,也再也听不到耳语。

可那一切指引我来到古灵庄园。
OshabiOnInnocence就算有神力在身,人始终是人。任谁觉得自己金光闪闪,是凌驾众生的天神,那就再也不能像乞丐一样有谦卑心。他当然会南下,去弥补自己的过错,但我敢肯定,他回来的时候会毫无愧疚,亲自赦免自己。他是会想办法“帮助”那些劣等人。但我们都知道那不会有好结果。
OshabiOnSin那美德窃贼帮过你的大忙,但我怀疑也就顶多如此了。从你说的来看,他还算留着真正的良知。不过这也让他承受的苦难变成传说里的段子,他想帮助人类的道路也会充满痛苦,最终徒劳无功,这一点我很肯定。
OshabiOnWieldingTheLifeforce命能在刚刚释放的时候最有可塑性。最好抓紧时间加以利用。虽然储存起来的命能也能用,但要用它们来实现我们变革性的目标就困难多了。
OshabiOnFoundInfrastructure永恒帝国用他们的发明找到了把这片土地所有生命榨干的办法。你只需到维鲁索山周围就能看到他们的聪明才智造成什么样的后果。不过,你也能从帝国的遗迹里找到适合庄园用的遗物。我不会对此有什么意见。

不过别期待那些老古董能用多久。
OshabiGreetingNoHarvest1领取这份奖赏,带它来古灵庄园。
OshabiGreetingNoHarvest2瓦尔克拉斯再次保佑我们了。
OshabiGreetingNoHarvest3把这些带去古灵庄园。
OshabiGreetingNoHarvest4这些种子不会在这里成长,流放者。
OshabiGreetingNoHarvest5来吧。庄园在等候。
OshabiGreetingNoHarvest6领取这份奖赏,带它来古灵庄园。
OshabiGreetingNoHarvest7瓦尔克拉斯再次保佑我们了。
OshabiGreetingNoHarvest8把这些带去古灵庄园。
OshabiGreetingNoHarvest9这些种子不会在这里成长,流放者。
OshabiGreetingNoHarvest10来吧。庄园在等候。
OshabiGreetingHarvestReady1迅速采集。收割已就绪。
OshabiGreetingHarvestReady2我们的庄园充盈着命能。来吧。
OshabiGreetingHarvestReady3我们的庄稼已经成熟。快返回庄园。
OshabiGreetingHarvestReady4终于可以收割了。
OshabiGreetingHarvestReady5快去庄园,流放者。可以收割了。
OshabiGreetingHarvestReady6迅速采集。收割已就绪。
OshabiGreetingHarvestReady7我们的庄园充盈着命能。来吧。
OshabiGreetingHarvestReady8我们的庄稼已经成熟。快返回庄园。
OshabiGreetingHarvestReady9终于可以收割了。
OshabiGreetingHarvestReady10快去庄园,流放者。可以收割了。
OshabiHighLevelFirstWildGreeting你找到了一些种子,流放者。
OshabiGardenWildGreeting这边走,流放者。
OshabiWhenPlantingRandom也许这不像冷血杀戮让人兴奋,但你必须承认这里头也有满足感。
OshabiWhenPlanting2孕育生命跟夺走生命应该差不多一样有趣吧?
OshabiWhenPlanting3你有没有考虑过铸剑为犁呢,流放者?
OshabiWhenPlanting4这跟掩埋死人没什么区别吧?
OshabiWhenPlanting5一块石头铺不成路。
OshabiWhenPlanting6也许这不像冷血杀戮让人兴奋,但你必须承认这里头也有满足感。
OshabiWhenPlanting7孕育生命跟夺走生命应该差不多一样有趣吧?
OshabiWhenPlanting8你有没有考虑过铸剑为犁呢,流放者?
OshabiWhenPlanting9这跟掩埋死人没什么区别吧?
OshabiWhenPlanting10一块石头铺不成路。
OshabiWhenHarvesting1快把籽放下。
OshabiWhenHarvesting2我们不需要果实,只要果汁。
OshabiWhenHarvesting3干掉它。动作快。
OshabiWhenHarvesting4别让它造成麻烦。
OshabiWhenHarvesting5快把籽放下。
OshabiWhenHarvesting6我们不需要果实,只要果汁。
OshabiWhenHarvesting7干掉它。动作快。
OshabiWhenHarvesting8别让它造成麻烦。
OshabiWhenFightEnds1嗯……
OshabiWhenFightEnds2我会打扫干净的。
OshabiWhenFightEnds3肥料很丰富。
OshabiWhenFightEnds4看这一团糟。
OshabiWhenFightEnds5嗯……
OshabiWhenFightEnds6我会打扫干净的。
OshabiWhenFightEnds7肥料很丰富。
OshabiWhenFightEnds8看这一团糟。
OshabiHighLevelIntroduction我叫欧莱娜,是阿兹莫里人的孩子。我在瓦尔克拉斯出生,又在这里过了一辈子,总有一天会死在这里。我希望等那天来临后,我还能安静地做个死人。

我们阿兹莫里人已经所剩无几,不过这片土地已经不再跟我耳语,我的兄弟姐妹们也把我抛弃。在这一点上,我们倒有不少共同之处。

我找了很久才找到一个你这样的人。你既强大又有力量。虽然你不需要工作,但我还是有个工作要给你。

你大概在旅途种已经见过这片土地上的脓疮,它们身上隐藏着种子。只要你找到这些种子,我就会来找你。
OshabiHighLevelFirstMissionOne这就是我说过的种子。带上它们跟我走。我要给你看些东西。
OSH_01_A_01
OSH_20
OSH_27_A_01
OSH_27_A_02
OSH_27_A_03
OSH_27_B_01
OSH_27_B_02
OSH_27_B_03
OSH_27_C_01
OSH_27_C_02
OSH_27_C_03
OSH_27_D_01
OSH_27_D_02
OSH_27_D_03
OSH_28_A_01
OSH_28_A_02
OSH_28_A_03
OSH_28_B_01
OSH_28_B_02
OSH_28_B_03
OSH_28_C_01
OSH_28_C_02
OSH_28_C_03
OSH_28_D_01
OSH_28_D_02
OSH_28_D_03
OSH_28_E_01
OSH_28_E_02
OSH_28_E_03
OSH_42_A
OshabiBoss /28 ⍟

OshabiBoss /28 ⍟

Code名字Audio
HarvestBossIntroOne我重获新生了!
HarvestBossIntroTwo看吧,我乃瓦尔克拉斯的长女。
HarvestBossCombatOne不要抗拒!
HarvestBossCombatTwo和命能同在吧!
HarvestBossCombatThree加入我!
HarvestBossCombatFour你的血肉将滋养土壤!
HarvestBossCombatFive为什么要跟进步作对?!
HarvestBossCombatSix我即是古灵庄园!
HarvestBossCombatSeven无需害怕进步!
HarvestBossCombatEight威压!
HarvestBossCombatNine纠缠!
HarvestBossCombatTen紧握!
HarvestBossDeathOne我……完了……
HarvestBossDeathTwo这……违背自然……
HarvestReBossIntroOne流放者……我错了。它无法被控制。
HarvestReBossIntroTwo必须摧毁它。必须摧毁我!
HarvestReBossIntroThree命能……腐坏……它们是一回事。
HarvestReBossIntroFour快逃啊……流放者……
HarvestReBossCombatOne我……停不下来!
HarvestReBossCombatTwo万物将融为一体。
HarvestReBossCombatThree它不能被摧毁!
HarvestReBossCombatFour再生吧!
HarvestReBossDeathOne求求你……结束……这一切。
HarvestReBossDeathTwo它……不会……结束……
HarvestReBossDeathThree消灭……消……灭……
HarvestReBossDeathFour消灭……循环……
OSH_33_K
OSH_33_L